倒春寒令我很痛苦、很阴郁、很烦躁,刚刚晒了两天太阳、开始有复苏迹象的心灵再次陷入泥沼。明明已经春暖花开了,偏偏又降温,降温就降温吧,天又阴了,天阴就阴吧,又开始下雨,下雨就下雨吧,居然还夹了雪珠!我知道三月份二十多度的气温是有点高了,可也不用坐过山车吧,最高温度刚爬上去一点又呼地降到十来度,被感冒药厂家操纵了吗?

看着路边开得千娇百媚的紫荆、玉兰,绿得天真烂漫的杨柳、迎春,很是感慨,寒风中颤抖的他们如果会说话,一定会吐出三字经:TMD,早知道这么冷,就晚点开了,刚刚告别冬黄梅,又迎来了倒春寒。

春寒,某种程度上比冬寒讨厌十倍,有种欲擒故纵的阴险的味道,要不为什么春季才是传染病高发季呢。

我被倒春寒折磨着,大脑一片空白,想做些什么,却提不起精神。写上三行字,头毛就已经拉掉一半,这篇东西能写到这里已经是极限。

我准备春眠到夏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