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一口气看完了霹雳兵燹,封灵岛居然有一半刻坏,害我没看见许许多多小黑小白恩恩爱爱的场面,真真气煞我也~~
由于整天看布袋戏,满脑都是闽南语,还是觉得闽南语歌很好听呀~最近反复听风雪情天,霹雳的原声也是不赖,体系庞大,能将中国风发扬光大真是太好了,我就是喜欢收集东方风的音乐,只是偶尔还能听出一些日据之音和香港武打戏音乐的残余,还是需要加强的,再多多运用一些中国乐器吧~
前几日看兵燹看见全身都是蓝鸟毛的假军师出场了,真是华丽丽,特写闪光近一分钟,不过真军师似乎更华丽些,每次出场都要伴着青藏高原腔的背景音乐拿着个毛毛扇子转圈圈摆尽POSE,对比两人的出场,大概假军师是学人家的吧,有必要崇拜到这个程度吗?可见两人的关系……啧啧——真真是耐人寻味呀~怪不得有人把这两只蓝鸟毛毛画在一起。
看见美大叔死了,惋惜万分,后来汗青编的美人和弹琴的美人也死了,最后对美人死越来越麻木了,真不是个好现象啊~
看完了兵燹,下一部刀锋却未到手,真真折磨死人鸟,好个霹雳兵燹,把我家小黑关在鬼楼里一关就是好多集,后面都没有出场了,这算什么?!兵燹和天忌也难得碰面几回,这下又是一站未果,真是编剧无情,操偶省力,恨吾无从养眼,只看得那个小白愁煞剑眉,唉呀呀——
最近看见帅哥(谁说帅哥一定要露眼睛呢?今天终于明白了)赦生童子出场了,携雷带雨,一言不发,手起戟落,疾比闪电,干净利落,长发飘飘,衣袖飒飒,看的我目瞪口呆,口水都来不及吞,帅啊啊 ~~于是一个下午都带着花痴微笑去上课鸟。
再次挑起我画画写文的欲望了,但又担心自己为霹雳抹黑,画形容易画神难,最近非常想学工笔设色,可是图书馆里居然没有本像样的书,我苦——
哈哈~国庆回来看霹雳剑踪,看宫花朵朵开,看那个华丽无双的转身,看红月戏蝶,活活~

陷入了霹雳的无敌大魔沼,要恢复一周七张的速度是不可能啦!哇哈哈哈哈——(大魔头式仰天大笑,夹带十七个炸药包爆破做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