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龙虾国的脑叶切除术①(一)
翻译:邓莹
image

哦,狒狒的何种精液在这些紧锁在床上创造了一代又一代生物的平民百姓中流转?造物主,那些真正知道自己是如何被创造出来的生物眼中能否容纳这些怪胎——它们为何而生它们又如何能摆脱这种宿命?什么是让老鼠免于受罚的体系,是谁用不停地抱怨和依赖别人的方式来解决自己的问题?老鼠,能爬到高处,能钻到任何角落,去窃取食物,有借无还——它们长着回缩的下巴生活在污物中。真正的老鼠(有如众所周知)递给别人白面包片(对老鼠来说就像天使蛋糕)的同时在火炉口下方预备好托盘来接住那些因老鼠药而猝死的人的白面包——然后仓皇逃跑。这些人为了养活自己而投靠联邦政府成为缉毒员 
 

重演
亚特兰蒂斯的灭亡
——梦幻般的攻击仪式

被虐者大声喊叫的时刻到来了。戈登警长③在近期纽约④举行的兰花基金会谈上发表言论,美国的艺术家们如何能在跟上幻觉艺术对精巧的、昂贵的电子技术与日俱增的需求的同时,还投身于没完没了的监禁事业,这些监禁除了给监禁带来好处外不给任何人带来好处。话虽如此,但这些监禁对把人们从不切实际和不合理的法律机器中拯救出来是有好处的,由于人们总是需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需要,减缓这个世界给他们施加的压力,这个法律机器于是就把自己暗藏在人们对印度大麻增长的使用量中,使这里变成了一个警察的国度,相较于酒精来说,他们更喜欢印度大麻,一种来自土壤的纯天然草药,拿着上帝而不是皇家的准产证,它们和那些经过人为蒸馏的,装在精美装饰的瓶子里的,经过巧妙分配和精细加工过的药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是谁做了脑叶切除术以便于让人们看不清这个而不是别的最可能是虚伪的为了用来与达到与宪法保持一致的目的的东西?

除了对反常现象投入大量精力进行荒唐的研究外,政府还故意混淆概念——酒精是麻醉剂而大麻不是。因此我们在玛丽·贝克·埃迪⑤的言论中,就像嗡嗡盘旋的小虫与沉默无言的骆驼。

吸食印度大麻虽然对诡辩的法律来说是一项快捷可观的财政收入,但它植根于有权有势的警察机关对现已灭绝的疯狗的罪行,一只以疯狗的姿态扮演自己以敌人的姿态实现自己的疯狗呈现在世人面前——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为了抑制对脑叶切除术的暴动越来越多影响到公众生活的事情被断言为犯罪。

这对于一个好政府理论上的应该有的发展过程来说是背道而驰的——逐步减少并极有可能消失。法律应该是对人们对处理事件的想法的真实反映,然而利用印度大麻定罪这个事情明显不是人民的意愿却被忽略掉了。这种情况就像数字所显示的一样在道德上是荒谬的,这个事情与时下我们所面对的社会变革结合在一起,被各式各样的社会机关以及各式各样的权威机构断定为是造成犯罪流行的原因。

1965811日晚在百老汇中心旅馆的舞厅里举办了地下电影和诗歌朗诵的慈善义演,为因大麻诱捕案而面临入狱的戴尔·威尔·伯恩和杰克·马丁筹集律师/法院善款, 在雷·卡尔特,由于上诉被驳回,这个身负多项指控和经常被缉毒官利用的人告发了他的前好友。(他曾经飞到得克萨斯州去做对蒂莫西·利瑞⑥不利的证词,说他见蒂莫西在一个乡村聚会上吸食印度大麻。)

一个仲夏夜,过度亢奋的缉毒警察们在这个迷幻之夜让他们的脑细胞沉浸在令人激动的幻象中。一个完美的愚人之月,橘红而且丰满,低垂在地平线上。这是一个为寂寞的人制造某种波士顿茶话会场景的夜晚,来证实当一个法律不再反映人们的意愿和道德观时会发生什么——幻想曲,狂想曲,滑稽曲!那个愚人之夜——月光掩饰着这群缉毒的呆子群,百老汇中心的舞厅里盆栽的多毛的棕榈树产下了奇怪的椰子果。遭到拒绝并满怀愤怒,他们劝说杰克·马丁帮助他们去陷害艾伦·金斯伯格的企图被一口否决,在满月的过度刺激下他们并没有过度的忘乎所以,伪装者,没有入场券,他们被赶出了百老汇中心旅馆。他们意识到这就是废除监禁的好处因为他们上次拘留马丁时对他搜身并找到了他身上的入场券计划。

译者注:
①额叶切除手术,英文为lobotomy。大脑每个半球分为四个叶,额叶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大约占1/3体积,切除以后人会失去很多功能,包括很大一部分的性格。这在现在看来绝对是极端不人道的手术,可是当年手术的创始人Moniz却因此获得了1949年的诺贝尔医学奖。并且次手术被广泛用于治疗不听从管理的精神病患者。资料来源:http://baike.baidu.com/view/2092541.htm

Atlantis亚特兰蒂斯,希腊神话中的丰饶岛屿,因当地居民不信奉神明而受到惩罚,一夜之间尽沉海底。资料来源:牛津辞典

戈登警长 Commissioner Gordon蝙蝠侠漫画中的人物
image

image


④原文用的是Gotham City,纽约的外号,原意是愚人村

⑤科学基督教创始人玛丽贝克埃迪夫人(mrsMary baker eddy)于190811 在美国的马萨诸塞州的波士顿创刊《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由基督教科学出版社出版,报名便由此而来。其办报宗旨为:不伤害任何人,并帮助所有的人。它虽然是一张略带宗教性质的报纸,却很少直接宣讲教义,而是企图通过对各种事件的正面报道来启示和感化人们。它一般不刊登暴力与色情等诲淫诲盗之类的报道,有时即使发表一些犯罪和灾祸性新闻,也回避细节描写,着重分析事件产生的前因后果。

蒂莫西·利瑞,LSD之父。1950年代的时候,艺术家圈子里最流行的毒品是大麻,LSD罕为人知。但到了1960年代,一个离经叛道的哈佛心理学教授蒂莫西.利里在接触过LSD后,开始以哈佛教授的名义广泛邀请各界名人到家里服用,其中包括肯尼迪总统也服用过蒂莫西提供的LSD
蒂莫西只宣扬LSD好处,却对危害只字不提。正是蒂莫西的大力提倡,让LSD变成了社会文化乃至整个时代观念的颠覆者,最先是一批文学家的介入和痴迷,如凯鲁克亚,艾伦金斯堡等,后来又有流行音乐届的代表人物对它的依赖和信奉,他们来自披头士、滚石、感恩而死等著名乐队,及至后嬉皮时代部分人试图摆脱药物,开始寻求LSD之外的精神指导。1966年, 蒂莫西·利瑞(19201996)宣告:我对当今人们的忠告如下:如果你重视生活,如果你重视自己的神经系统,如果你重视自己的感官,如果你想认真了解精力的变化过程,你必须吸毒寻快,了解生活,不落俗套。通过吸毒——寻求刺激——你会了解到生活中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促使你躲开空虚的主流生活。你必须吸毒寻快,了解生活,不落俗套成为这一代人高呼的口号。资料来源:http://baike.baidu.com/view/31111.htm

英文原文(1) 
image
龙虾国的脑叶切除术(二)

被龙虾控制!

百老汇中心旅馆——法制外的豪华宫殿!这里每年都会为新闻记者和摄影师重演杰伊·古尔德①被他女主人的丈夫在楼梯旁枪杀的一幕,肯尼迪被龙虾刺杀也是如此。百老汇中心旅馆!一度因赫尔曼·梅尔维尔②而闻名。它的舞厅里不常有龙虾光顾。它的午后时光为成人礼而备但最近却被突袭了!

各式各样的缉毒警被他们的组长艾克_______带领,实际上他们是去瞅瞅还有没有机会再次拘捕马丁,这个直言无讳的人,他们知道马上就要开始废除监禁的义演,他很有可能要把与他们打交道的经历和盘托出。除此之外,也许还会出点别的什么岔子,被这个事牵扯出来也说不定,这一切构成了他们再次拘捕他的充分理由,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可谓是深思熟虑。他们保护自己——当然——他们期待的罪行不直接关乎于大麻,而是关乎于无禁忌的言论。他们伪装自己——他们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象缉毒警而试着打扮得高雅得体,这可真不是出于他们本意但他们看起来真象一幅奇异的讽刺画,这种老气横秋的扮相就象40年代游荡于酒吧的穿着皱巴巴的夏威夷短袖运动型衬衫的佛罗里达河边的地皮流氓。他们过完河就要拆桥。

我那天晚上是730到的百老汇中心旅馆。因为要放映电影我就在台子上搭了一个临时的屏幕。然后我就坐到前排,布告上说杰克·马丁是在8点开讲,但由于他情绪很激动再加上音响效果也不太好我没听太明白他讲话的内容。

皮耶罗·赫里克泽,一位诗人,马上要朗诵自己的作品,此刻打断杰克·马丁来警告说除非某些没有入场许可就闯进舞厅的家伙立刻滚出去否则这个节目不会继续。杰克·马丁继续演讲,揭发联邦缉毒警试图劝导他帮助警方陷害金斯伯格,但却被他拒绝的事情。突然,三四个流着汗喘着气穿着可笑的夏威夷运动型衬衫的人从下面冲到马丁身旁拉扯他。

监禁哦龙虾 

当时舞厅中的200名观众陷入混乱。女人们尖叫着挣扎着往外挤。杰克·马丁被这群乡巴佬抓住,这群看起来就象狒狒、没有证明自己的身份就变换角色为联邦缉毒警的人拽住杰克并强行穿过慌乱的人群。我随着人流被冲到人行道上。我看见争斗。当皮耶罗·赫里克泽的手臂被扭到身后时我听到他痛苦的喊叫。我看见一个穿着夏威夷衬衫的家伙在挣扎的人群后面跑跑跳跳——我瞥见了他的脸——他对皮耶罗·赫里克泽痛苦的喊叫笑的春光灿烂。我打了他并立刻被他打倒在人行道上被巨大的琼·霍尔坐在底下。一整个琼·霍尔。自那以后我的生活成了一场为了延期坐牢而进行的持久战——浪费的时间和支离破碎的工作。

通过一场布满荆棘的法庭之旅我太晚的认识到如果我们的律师早想到去向市民投诉调查委员会投诉我第一次在派出所被一个侦探小鬼打的情况的话,这个也许案子会有转机;我们发现我们的律师,太晚了,觉得卷进我们对他来说没有什么特别的好处,实际上他就是靠着不改变事态来吃饭的,他的兴趣只在于不使陪审团里那12个年迈的办公室职员写下政府没有合适的表明自己的身份就用了某种不正当的方式来履行他们的职责这类句子。那些缉毒警,除非是履行职责否则是不能出现在那里的,因为他们,和大多数职员一样,只能履行自己专门的职责。然而,大概出于见义勇为而反抗了联邦缉毒警袭击队的负责人,艾琳.罗兰,四个被捕的人中唯一的小姑娘, 也同样是清白的。

但那就是为法庭所不能忍的,是谬误。我看到生活被法庭碾碎意外得就象车子碾过车轮下从路边镶边石上掉下来的碎片。我看见试着在回忆生命中法庭细节的人们心不在焉的游荡着穿过垃圾成堆的街道,这是被离去的重型卡车喷洒到人行道上的一场暴动形的壮观的成果,那些不知道在法庭中遗失了什么的路人从这些生活被剥离的表面中找寻自己的方向。在法庭遗失了的爱。

①杰伊·古尔德,现代商业的创始人,19世纪美国铁路和电报系统无可争议的巨头,镀金时代股票市场的操纵者。他在1869年对黄金市场的狙击导致了被称为黑色星期五的大恐慌。他创造的操纵市场、筹集资本、吞并竞争者的新手段,很多业已成为如今金融市场标准的操作模式。
在积累了超出常人的财富与成就的同时,古尔德也承担了比同伴或对手更多的恶名。在当时,媒体对他的抨击不遗余力。在谈到美国近代金融历史时,古尔德总被认为是头号恶魔。他被媒体错误而残忍地扭曲了一辈子,直到去世也没有得到正名。资料来源:http://www.hudong.com/wiki/杰伊古尔德

②梅尔维尔(Herman Melville, 1819-1891)是美国最伟大的小说家之一,小说 《白鲸》的作者 

皮耶罗·赫里克泽( Piero Heliczer
image
诗人兼导演,和Angus Maclise一起创办了Dead Language Press

出演Jack Smith's "Flaming Creatures"

image
Mario Montez (foreground) and Piero Heliczer (in hat and dress) 

垮掉派旅馆
image
Piero Heliczer, poet of the 'Dead Language Press, visiting the hotel for a free haircut

拍摄地下丝绒电影穿皮衣的维纳斯
imageimageimage
Piero Heliczer, 16 mm, color, 16 minutes, silent with sound on tape, 1965

英文原文2
image
13.龙虾国的脑叶切除术(三)

天鹅湖——亚特兰蒂斯之后

天鹅湖荒凉的法院
女人们突然高声叫喊
让我们上演一场有声戏剧
在法院
我们将邀请群众
上千人……
他们将安心的下赌注在
第一个证人(穿黑衣)身上——哦……
出于对她的爱

由玛里奥·蒙特兹扮演
虽然不是真的十全十美。
并不是经过我们全体宣誓
如果我们这样做的时候
知道自己正在做干什么,全部!!!
忘忧岛的无精打采
亚特兰蒂斯被幸福摧毁
龙虾国的无政府主义!
亚特兰蒂斯需要无政府主义。
生命迷失在法庭中。
完美的天鹅湖被伤害的生命在法庭中发狂
别介意生命被电椅掠夺
生命迷失在法庭中
任何生命,
不因我们的得失对错只因
审判已然——这是我们的唯一选择
任何人在审判中考虑的只是——经济问题

好人与坏蛋穿着黑白分明的戏服进行没完没了的演出的场所就象是疲倦的走钢丝演员脚下维持着微妙的平衡的钢丝,每一次摇晃都让人感到真实的屏息。人们到那里去接受审判只因他的生活罪恶混乱。我们的对错不是来自公众的判断,那无关紧要,好人与坏蛋的观念过于主导我们的生活以至于他们被分离和审判,要想得到尊严除非远离法院的门槛,法院就象猪圈的栅栏一样令人作呕,我们用尽所有想像来逃离,但进了法院就不再在法院聚首因为这里就象早被下了判决的屠宰场,当我们感到经济压力压的我们透不过气来时我们正在变成老鼠被抛弃在越战沉船上。

写于1965811

英文原文(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