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于工作需要,今天去拜访了位于东丽100中旁边的尔姨小动物救助站。

之前听说过这个非官方组织很久。以前混bl8的时候爱宠板块就经常被他们的各种求助求认养的帖子淹,各种刷屏。说实在的跟邪教组织快没什么区别了,但人家打的是公益的旗号,虽然不符合论坛调性但你也不能强行算它违规或怎样。搞的13一气之下干脆把板块取消了都,算是一个饶有趣味的小插曲吧。那时就对这个小机构有了很深的印象,婴儿、杂草、狗皮胶。

但我虽然爱猫猫狗狗,却还不属于爱心满溢到如此不厌其烦,所以直至今日才去到那里见了真模样。就是一个城乡结合部半村儿状态的一个平房小院,没有路名和门牌,门口的路还没铺完全有一小段段没有柏油一下雨就和泥坑。小院里面用铁丝网隔成几个方方的小阵营,住了220多条狗和5、60只猫。我拜访得突然,一进小院就被一条漂亮的大黑狗迎面熊抱了好几下,厚实的大爪子在衣服和短裤上签了好几处名,旁边的义工死劲拉狗绳也丝毫拽不动它,一条大舌头盛情哈哈地就往脸上凑,傻乎乎的淳朴和热情。一群小臭臭们像流氓团伙一样呼啦啦一拥而上扒着我的腿站起来,拼命的你抢我挤拼命的扭屁股摇尾巴拼命的示好求你来爱抚它们几下,刀的我全身都是血鳞子。我一下子就被这铺面而来的存在感和幸福感淹没了。一刹那间,多少能体会到一点尔姨的初衷了。

和尔姨谈话间,聊了聊她现在的生活,印证了我之前的一些臆断。我总感觉,她现在这个局面和规模,并非出自她初衷。事实也的确如此。最开始的时候的确也是个人意愿,喜欢猫猫狗狗,保护猫猫狗狗,收留猫猫狗狗,仅此而已。但慢慢的,周边的人知道有这么个怪婆婆喜欢承担这种没人愿意弄的破事,于是就都自发的组织起来往她这里送小动物,甚至有好端端专门扔到她门口的。一开始咬着牙还能坚持,但禁不住她自己的确有些病态的对小动物的无法拒绝,无节制的规模扩张到现在,需要每年花万多块钱专门租一个农家院来放养这些小猫小狗,每天喂它们吃的东西就得熬好几锅,还三天两头遭人投诉驱逐,好端端有家有业的全都放弃了搬来跟小动物住一个臭气熏天的破院子破衣烂衫跟拾破烂的没什么区别。关于未来,她没想过,也不敢想。眼前的各种困难已经让她应接不暇。用上了贼船下不来这句话来形容,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这让我不由得想起我上大四的时候组织的那次给云南的募捐活动了,纯民间纯自发纯我一个人弄的。具体细节不说了,刚才打了得有千把字,娘的一个喷嚏,不知怎么回事电脑一个刷新,全tm变白板了。气死我了。总之当时还没有郭美美,但不知是那时的学子们觉悟就够高就对红十字机构抱有很大的戒备还是怎样,对我这种伪红十字非机构更是热情有余,支持严重不足了。一周时间,募捐上来的东西堆成了山,但能用的少之又少,变黄渍的t恤、断了带的高跟凉鞋、掉页的书和完全无法再玩的玩具随处可见。我那60平米的两室宿舍满到一开门就会有东西流出来的地步了都,梳理了两天,那几天门口的垃圾桶天天满载。很多人就是这样,借着所谓慈善的名义用毫无价值的破烂来彰显自己有爱心,其实完全是对别人的不负责任。最后打包出13个编织袋,但更严峻的问题是,钱。募捐一共收到580余元(大概,记不清了),运费神马的领头都不够。后来有朋友帮忙找了一个物流中心,免费帮我运了出去,才算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不然真不知如何收场。除去包装袋的购买费用,我把现金开支列了个单子发到bbs上,然后其余都电汇给了那边的账号,才总算完了这件大事。抱着一颗主动的积极的心开始,慢慢的被各种囧境泼了凉水,再到最后忙不迭狼狈收场,腆着脸说,我想这也是国内自发做慈善的真实写照。

而我更想说的是,在这些民间公益中,发起者的责任,被那些不负责任的围观者所滥加,兀自平添了无限大的压力。很多时候一个好的初衷,就是如此被贴上了标签动弹不得,完全没有办法按照最初的意愿发展,到最后骑虎难下,不知何去何从。而这些围观者,自以为与这些标签靠近也就提升了自己的水准,完全没有认真考虑过这些高尚但很沉重的字眼所代表的深层含义,完全凭借一己之愿表现自己“有爱心”,却用自己都压根完全做不到的标准去要求那些“被责任”者要做到如何如何,以自己的所谓“高尚”来把重担转移到“被责任”者头上然后不管不顾,说得不好听些就是“管生不管养”。谁都能看出这是一个恶性循环。都在说国内的慈善做的不到位,这也跟这种看客心理和“被责任”黑洞不无关系,而且更严重的是这些围观和黑洞不尽只在慈善这一个方面体现。照此下去,以慈善为代表的那些方面便成了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一个个敏感点,仅只靠一两个“傻瓜”硬着头皮往上冲,其他人只是抱怀站在旁边事不关己的喊喊口号,这个环境就真他妈的没救了。

这篇文最早想动笔就是在从救助站回来路上开始的。但接下来几天工作比较多,又赶上了7.23高铁事件,大灾大难当前,实在没有心思写这些小猫小狗的矫情玩意了。没想到高铁一闹就是半个月,到现在我还沉浸在余波中精神时常恍惚,思路中断了太久难重拾,写的也就乱七八糟。好吧这都是我懒的各种借口,我说出来好受一点,你们就当没看到罢。

说到高铁,我的想法比较激进。我一直是激进的炮灰角色。但我知道你不是,你对我的态度也有自己的意见。这事怎么说呢。你知道以前的我也是像你一样,虽然没有弘扬正气高唱凯歌,但也是事不关己,觉得平和过渡是最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但现在的社会已经不是做好我自己就够的了,身边太多人麻木不仁对各种现象都无所谓,仅只靠甘地一样的无声抗议在他们眼里看来只是笑话而已,你我都习惯的一吵架就冷战不也是这样的么,就等着对方来猜来醒悟,除了伤害爱你在乎你的人以外,在压根不关心你死活的人眼里看来,是不是十分的可笑?不去看真实的世界,不去反省深层的问题自我的问题,只是一味的闭上双眼自欺欺人,这才是最大的病灶。所以我激进也好,工具也罢,我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臭虫,哪怕是终生也都只在黑暗中东突西撞,但我不放弃追寻任何一丝光明,又哪怕那光明是隔着一块玻璃,没有出路。

当他们来抓共产党人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当他们来抓犹太人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他们来抓天主教徒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后来,当他们来抓我的时候,已经没有人帮我说话了。--马丁·内莫勒牧师,二战时希特勒屠杀幸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