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的话:相对来说比较短的一段。不过下一段会发生很多事情,我暂时还不想现在开始写,所以就分了个段。另外我也超喜欢迪克的。他在之后的故事里面会起到很大的作用,所以请不要因为这张的剧情对他感到生气^^;;
请欣赏和评价。

The Changeling 8
By Silver Spider

内文点进来——

原文连接

方便前情提要的传送门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作者的话:相对来说比较短的一段。不过下一段会发生很多事情,我暂时还不想现在开始写,所以就分了个段。另外我也超喜欢迪克的。他在之后的故事里面会起到很大的作用,所以请不要因为这张的剧情对他感到生气^^;;
请欣赏和评价。


The Changeling 8
By Silver Spider

蒂姆并不笨。

事实上,他算是个天才。不过就算不是天才的人也能想象出,如果他带着正在他脑中盘旋着毫无任何可能性的想法去见布鲁斯的话,他最好能拿出真凭实据来。一个经得起子弹,或者炸弹,甚至氪星人考验的真凭实据。不然的话,他就得和他的罗宾生涯说再见了。所以,一开始他什么都没说,但他确实地去拜访了一下杰森。

所有的迹象都表明,墓地并未被人打扰过。蒂姆绕着它走了好几圈,最终确信他并没漏看什么明显的线索。当他确信了这一点后,他开始查看其他的事物,搜刮着记忆中每一次他拜访这里所看到的细节。有任何东西看起来不太一样吗?

有的。

这个坟墓总是非常显眼,因为布鲁斯为了他的养子不惜血本地订做了一个漂亮的墓碑。四处盛开在墓地周围的野花,多数是黄色的。蒂姆曾经觉得它们非常的充满生机。他也记得自己曾经奇怪过,为什么只有杰森的墓地周围的那些是红色的。

那一定是因为他们被动过了,他突然得出了这个结论,然后反过来思考起来。不一样的土壤,不一样的花朵。是不是Ra's带走了杰森的尸体,还试图要掩盖他的行迹呢?也可能是工人们发现墓地被打开了,于是慌乱地把坟墓重新埋了起来,不希望任何人知道墓地在他们监管下还发生了一次尸体盗窃案?蒂姆并不知道原因,也不关心。这事是如何发生的可以慢慢想。但是它的确已经发生了,杰森一定在墓地以外的地方,活着,而且处在Ra's的追踪之下。

这可真是……大事件了!

没跑几步,蒂姆就返回到了大宅,但是他伫立在了门前。他该怎么告诉布鲁斯呢?他虽然很确信自己的怀疑没错,但是一句巧合,就能让所有这些线索都站不住脚,不管他的推理听上去多有说服力。而且一旦涉及到杰森,布鲁斯就不太能够理智的思考了。

他需要一些额外的帮助来肯定他,也就是说,他得先想办法说服一些其他人。


“我想布鲁斯大概还在正义联盟。”迪克一边说,一边让他从天窗爬进来。

“没错。”蒂姆气喘吁吁地说。他这次又创了赶到布鲁德海文的最短时间新记录。“我必须和你谈谈。”

年轻男子立刻警觉了起来。“发生了什么?”

再也没法憋着这个秘密的少年脱口而出。“杰森还活着!”

迪克的双眼瞪了起来,然后重重地坐了下来。“蒂姆……”

“我是认真的!”他坚持道,“听着……”

于是他都告诉了他。他一一列举出他所有的发现,所有的怀疑。迪克倾听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插任何嘴,他的脸孔渐渐染上悲伤,但是依然阴沉。蒂姆感到一阵绝望,他看得出来:迪克不相信他。当他说完的时候,迪克叹了口气。

“蒂姆。”他温和地开口,“我知道你想要相信……”

“这是真的!”少年坚持说,“你以为我自己不知道这听上去有多疯狂吗?但是如果我对一件事情不确定的话,我是不会说的!”

“这是不可能的。”青年呵斥,然后立刻意识到自己仅仅只是给了少年更多论证的借口,而不能打消他的想法。蒂姆马上就利用了这个破绽。

“就好像我们认识的人里面没有死而复生过似得!你看看超人!”

“杰森并不是超人。”迪克摇摇头,“不管他自己怎么想,他只是个孩子……一个了不起的孩子,但终究只是一个让自己的脾气冲昏自己头脑的孩子。”

“但是我听到过他!”

“你以为你听到了。但是你真的能记住你几年前听到过的每一个声音吗?”

蒂姆的脸色也沉了下来。“我记得住罗宾的声音。”

他不假思索地就用罗宾这个身份指代了杰森。并不是说他突然就没把自己当做现任的神奇男孩了。只是他的内心能够简单地接受所有的罗宾,不管是过去的还是现在的。他至今仍然能回想起迪克穿着红黄绿三色制服的样子,尽管他已经当了好多年夜翼了。但是提问的青年再次摇了摇头,站了起来。当他再次开口的时候,他声音中的不容辩驳,让蒂姆的心沉了下去。

“我无法阻止你去相信你自己的想法。”他说,“但是我请求你不要在布鲁斯面前提及这事。如果你让他有了这样错误的期待……”

“这不是错误的!”迪克举起一只手打断了他的话。

“……假如你提起了这件事,而最终事情并不是像你说的那样……他一直以来都全身心地扑到这个英勇事业上,但是失去杰森几乎要了他的命。他不可能再一次活生生地熬过这种煎熬了。所以,我请求你:假如你真的像我知道的那样敬仰他,就绝不要对他提起这事。”

Tim咬住他的嘴唇。他当然知道这对布鲁斯意味着什么,但是这还蕴含这其他更加重要的事情!可是唯一能够证明他所说的话的方法,除却杰森突然出现在韦恩大宅的门前的可能性,那就只有开棺验尸了。蒂姆强烈的怀疑,要是他提出这么个要求的话,迪克——不管他平常是如何的善解人意和乐观——都永远不会再和他说话了。

“那万一这个是真的的呢?”他静悄悄地问道,试图假装认识到自己是错误的。

迪克深深吸了口气,蒂姆看得出他内心也很挣扎。他希望这是真的,但是任何牵涉到杰森的事情,都带动着如此多的伤痛。要是他们发现杰森还孤零零地活着,而他们甚至无法在他身边帮他,那他的两个导师可能都无法再原谅他们自己,因为他们又一次地辜负了第二任的罗宾。相反,把这个当做一个少年的过度的想象力来驳回则要轻松的多。蒂姆可以理解他们的想法,但是他内心仍然有一部分觉得这其实有点太……懦弱了。

“这不是真的。”迪克最终说道,成功地结束了这场对话。

* * * * * * * * * *


 
杰森不得不多次提醒自己,在知道自己真的被跟踪的情况下,就不能称自己为偏执狂了。不过他始终还是觉得自己看上去一定像个神经病,几乎每隔5分钟就扫视一圈飞机上的其他乘客,即使他们已经起飞了。在这个将要飞行长达5个多小时的拥挤的机舱里——也就是说有三列,45排座位,靠边上的每列2个位子,中间的一列4个,都坐满了乘客——到目前为止他还没看到特别有嫌疑的人,但是杰森还是坚持在观察。他不能去头等舱看,所以只能期望跟踪他们的人别在那里。

他旁边靠窗的位子上,达米安正局促不安地扭动着身体,筋疲力尽又焦躁不已。“还要多久?”

我们一小时前起飞的。”杰森尽可能耐心地对他说,“至少还要4小时才能到,所以你坐稳点。如果可以的话睡个觉。”

男孩不满地哼着气。而杰森不得不承认接下来的短暂未来可能都不会痛快了。他也不能责怪这男孩,因为他自己也对在飞机上睡觉有点障碍。而且他们俩的确都应该尝试一下,不管他对被跟踪这事有多么紧张。当飞机起飞的时肯定超过早上4点了,而这个奇葩的时间安排也使得这个特殊的航班将会在接近午夜的当地时间到达布鲁德海文。如果是一个人,保持清醒和警惕的话,杰森可能会觉得勇闯比高谭更加黑暗的姐妹城市的夜路还算比较靠谱,但是现在他脚边跟着一个八岁的娃……他得尽快地找到迪克。不过他只去过那个城市1,2次的经历完全帮不上忙,更不要说万一那个前罗宾已经搬家的可能性了。杰森只能祈望着幸运之神至少能站在他这边就那么一次。
迪克是什么样的人?”达米安在沉默了另一个片刻之后,问道。

他之前都没想过会在见到他父亲之前见任何其他人,但是现在只能再次面对现实。就杰森自己一人的话,他更乐意直接冒险去找布鲁斯,但是半夜里面带着个小孩在布鲁德海文或者高谭到处乱晃,背后可能还追着一只小军队,那绝不是什么好主意。他有点想不起来自己是何时变得如此小心谨慎的了。是因为他的死亡,还是因为他现在是唯一能对达米安负责的人的关系呢?他猜是后者。即使是死亡,也不能完全治好他的鲁莽个性。

“好吧,他不知道你,所以他大概会非常惊讶。”但是不会比看到我更加惊讶,“不过等我跟他说清楚之后,他会非常好相处。”杰森向男孩保证。“他可能会尝试要拥抱你。很多次。不要挣扎;你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让他更开心一点。”

达米安皱起了眉头,大概是想问为何一个基本上完全陌生的人会表示出如此的热情。杰森看了他一眼,然后从前面座位靠背上的口袋里翻找出一张字比较少的杂志海报,然后做了个安静的手势。当他递给达米安一支笔后,达米安立刻在纸张的角落里写下了一些东西,递给了他。杰森读着这些意外娟秀的字迹。你会再次成为罗宾吗?

他身体往后靠了靠。然后缓慢地,从男孩那里拿过笔,写道:我不知道。也许吧。

达米安拿回了纸头,再次写道。假如你不当罗宾的话,我能当吗?

杰森翻了个白眼。不。

为什么不!?男孩几乎把感叹号下面那个点戳破了。

爸爸不会准的。你只有八岁而且你还没受过训练。

我有过!杰森抬起一边的眉毛表示沉默的疑问,然后达米安用力地点点头,然后飞快地写起来。母亲确实地让我接受过训练。

当然她一定会,杰森干巴巴地想。事实上这让他稍微感觉好一点了。当然他并不会打算立刻就把这孩子扔到阿克汉姆去看看他到底训练的有多出色,不过至少,知道这孩子并不是完全无助的对情况有帮助很多。他从他那边拿过纸张。
“等咱们回家之后再讨论这个问题。”他大声说出来,“不管怎样,只有爸爸对此事保有最终决定权。”

事实是,其实他还没有什么机会去认真考虑这件事情,因为太专注于求生和尽力让他们回到高谭了。他真的能再成为罗宾吗?没错布鲁斯见到他一定会感到震惊。随之而来的会是各种问题,条件,一大段调整期,但他对此都有心理准备。杰森知道,他最最需要的毫无疑问就是无止境的关于听从命令的教程了。但是在这一切之后呢?他希望布鲁斯可以给他另一个机会,尽管他们在他死之前就为此争吵过。天啊,回想起来那个感觉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达米安的哈欠打断了他的思路。“我累了。”那孩子抱怨道。

“这儿”杰森把他们座位之间的扶手抬了起来,拿起一个航空公司提供的枕头。然后把他的椅子往后放了放,空出更多空间。“来吧,挪过来。”

达米安转过身,把他的膝盖收拢到胸前横着躺倒在椅子上,头正好靠到搁在杰森大腿上的枕头上。当他看上去多少舒坦了一些之后,杰森一只手搭住他身体,防止他因为飞机碰到任何乱流而滚下椅子。只用了几分钟,他的呼吸就渐渐平稳了下来,睡着了。杰森为此感到高兴,也知道他自己也该尝试着去睡一会,但是他的思绪就是无法停止。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现在马上要着陆于布鲁德海文。请确认您的安全带已经系好,并且掰直您的座位靠背,固定好位置。”

他猛然惊醒,惊讶于自己只是想休息一会,居然彻底睡着了。达米安还没醒,于是杰森小心翼翼地弯过身子,越过那个男孩往窗外看了看下面的城市。即使和夜晚的天空相比,布鲁德海文仍然看上去又沉闷又不祥。不过在稍微远点的地方,他已经能看到一点高谭的灯光了。用那些陈词滥调来形容的话,杰森几乎觉得他的心脏漏跳了一拍。他拍了拍沉睡的孩子的肩膀。

“达米安。”他低声说,温和地将他摇醒,“你得看看这个,我们几乎要到家了。”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