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史上又一首游子吟:母亲对儿女的深情呼唤
——欣读刘川的《关于孕妇的比喻》
李新凯

刘川
关于孕妇的比喻

女人多像一辆客车
不同客车之处仅仅在于
她把载着的乘客
叫儿子或女儿
而这些骄横的乘客
连票都不买就下车了

  此诗出现两个意象:客车和乘客。乘客对客车的态度是 “连票都不买”的“骄横”。这一点恰似儿女对母亲的态度。在有着中国传统伦理观念的家庭中,儿女们认为子对母的依赖和索取是天经地义的,母亲就是自己一生免费的饭票,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用之招手即来,用完挥手作废。直到把这张饭票揉搓得白发苍苍、皱纹累累、苦不堪言、骨骼散架一命呜呼哀哉了事。而自己却“老大徒伤悲”,老大嫁作商人妇。
  客车对乘客的态度不及母亲对儿女的态度,这就是钢铁玻璃之躯与血肉之躯的区别。在有着中国传统伦理观念的家庭中,母亲永远是儿女的护航人,永远会护送着儿女一路风雨直至采撷到理想彼岸的鲜花。母亲是我们人生路上的一盏灯,永远启亮我们漆黑的夜。
  人生如同一次旅途。我们每一个人恰恰就是一个乘客。我们都乘上了母亲这列班车无比幸福地开往我们人生的一个个站点,抵近我们的终点。无论儿女走多远,梦里夜里呼唤我们乳名的依然会是母亲。
  俗谚说: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不愁。我们不希冀儿女们能够回报母亲什么?但起码的应该负担起感恩母亲的这张人子的车票吧?
  中国传统的家庭伦理观念所形成的两对矛盾:母亲对儿女的无私奉献和儿女对母亲的骄横忘恩。多少使母亲的爱显得悲壮。一方面是母亲的至死不渝地对儿女的爱,一方面是儿女对母亲的背叛,映射出中国传统家庭伦理教育的某些缺失。
  然而这是中国的历史,这是中国的国情,这是中国的母亲!她的爱子深情将要穿透一切时光段落,照亮任何一颗良心未泯的赤子的灵魂。这就是我读到:她把载着的乘客 / 叫儿子或女儿,为什么动容的原因。母亲明明知道她的儿女最终要像种子一样开满大地的原野,成为一个个寄守他乡的客人也要深情地发出炽热的呼唤。
  “女人多像一辆客车”。多像!没有比客车更能比喻女人的了。她们有着比客车还要多得多的辛劳,还要多得多的免费服务的优良品质。即使这样,她们还要叫他们:儿子或女儿。
  用比喻写诗歌是刘川惯用的手段,大凡悯天悲地者,必有不尽言词负于一个难言的意象。我宁愿相信刘川是在苦苦思索之后找到了喷发感情的喻体。纵观刘川的所有诗歌,每当他潜心构筑出这样的亲情主题时候,更能闪烁出其不可一世的诗歌魅力的光芒。这样的诗歌看似信手拈来,实则有很深沉的情感的深度。在平易中让我们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