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这个远离俗世(并不)的修道院,需从美因茨坐火车到埃特维尔(Eltville),再转直达Kloster Eberbach的公交车。别看旅途劳顿,但埃伯巴赫修道院绝对是本次教士控之旅的亮点。
亮点之一:保存完好精致的熙笃会修院,任艺术史和教士控花痴。
亮点之二:它是当年电影版《玫瑰之名》的内景拍摄地,任玫瑰之名迷花痴⋯⋯

可惜旅行中这两个修道院都是“死”修道院,就是说已经不再有修士。埃伯巴赫是熙笃会在德国建立的最早的总部之一,也是德国如今为数不多的几个保存完整的修道院,可以让人想象修士们当初ora et labora的状态:有回廊,有礼拜堂,有修士就寝的大长廊,还有酒窖。

礼拜堂。简朴、肃杀、带感,贝尔纳的精神活脱脱回荡着⋯⋯期间一位德国大婶低声唱诵,回声如同法螺鸣震,效果好的毛骨悚然,太不可思议了,一开始都没听出来是人声儿⋯⋯
image

礼拜堂里收集了很多墓志碑,看得出来这个修道院曾经多么显赫,埋葬了多少人物。其中最亮的就是这两位哼哈二将般的美因茨大主教。且看左边那位,居然藐视规矩张嘴示人,而且下摆剪裁成七分裙真的不要紧吗?狂放不羁的作风,还真符合他争抢大主教位子不给就动武的性格呀。而雕像风格据说是这位大主教亲自授意的,他就是美因茨大主教Adolf II von Nassau,死于1475年。
image

再看右边那位,这位爷真是容姿秀丽,娇俏傲人,正可谓“人逢喜事精神爽”。然而主教神圣,不可侵犯,这位大人乃王室血亲、头一次使美因茨大主教跻身选帝候之位的Gerlach von Nassau,死于1370年。俩美因茨大主教相隔一百多年,如今相伴而立,是因为都是老乡吗??
image

image

酿酒坊。虽然机器都不再生产,仍然一股浓郁的酒香挥之不去~
image

以及紧挨修院的葡萄园~
image

该修道院产酒历史悠久,以至于今天虽然没有修士,可是葡萄酒却是从没停产过。顺便说一下,埃伯巴赫修道院在德国农民战争期间也受到严重洗劫,我查阅了伟大的《伟大的德国农民战争》= =,其中涉及埃伯巴赫修道院的段落是这样的:

“那是靠近埃伯尔巴赫西多会修道院的一片长满刺柏的牧场。⋯⋯他们饱尝了埃伯尔巴赫各修士的珍馐和莱茵美酒。过了很久,还有民谣歌唱农民在这个时期用埃伯尔巴赫修道院的大酒桶喝酒情景;这种酒桶很象有名的海德尔堡酒桶。民谣的歌词如下:我们都是兵,坐在松树林,美酒开怀饮。要问得意否?饿狗喂草根,魔鬼捉弄人。”

修道院博物馆还详细介绍了熙笃会的历史,普及了贝尔纳的精神及其那段随处可见的对教堂装饰艺术的诅咒(贝尔纳泪流满面)。展览还说道,德国保存完好的熙笃会修院除了这里,便要数毛尔布隆修院,后者世俗化以后便成为了学校,出了开普勒、荷尔德林,以及⋯⋯赫尔曼·黑塞

于是歌尔德蒙便是在这样的回廊里黯然神伤然后纳尔齐斯过来开导他的吗!
image

于是赫尔曼就是在这样的窗口边吻了汉斯的吧!
image

以及,《圣母的烙印》里的熙笃会修院即是参考毛尔布隆所画,也很像埃伯巴赫修道院的模型吧~
image
image

现在请玫瑰之名迷们看过来,修道院还专门辟了一间关于电影版《玫瑰之名》拍摄情况的展室。于是我们知道,电影里的抄写室是在修道院寝廊取的景,而宗教会议则是在靠回廊的一间大厅取的景。
image
image

image

还展出了剧组和修院方往来的信件,以及电影分镜头脚本!(这页是农村姑娘被逮捕那一幕)
image

电影道具读经台。我还在那儿买了这张电影海报>w<
image

出行小贴士:不要弄混德国的城市Eberbach和位于Eltville的Kloster Eberbach,两地相距还蛮远的。

又及,话说《世界之灰》里的埃默巴赫跟埃伯巴赫有啥联系?
动身前,我对某人信誓旦旦地爆料说,埃默巴赫是有原型的,不是Eberbach就是Kloster Eberbach;刚才考据一遍,我记错了!当年我心里想的不是Eberbach,而是位于巴伐利亚的Amorbach(所以埃默巴赫大约应该写成Emorbach)。那里也有个历史悠久、饱经风雨的(本笃会)Kloster Amorbach,1525年农民战争时被伯利欣根的军队洗劫,有个被扒光了的老修道院长。历史、事件都是真实的,“虚构的只是时间、地点和一两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