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不能忘记的
——以《中国四大爱情传奇》为例 

很久没有认真想过“爱情”到底为何物了,直到读完段怀清新著《中国四大爱情传奇》,在白蛇许仙、梁祝、孟姜女寻夫、牛郎织女这四个耳熟能详却有些疏远的故事中回过神来,我才忽然找回了少年时代的好奇心。 

逼仄社会中的蝼蚁众生,平日里忙着朝九晚五的工作,应对纷繁人事,哪有空来想什么是爱情,何况亲身经历一次刻骨铭心的爱情往往意味着高强度的消耗,现代人的爱情往往都是爱得不够,在“如果·爱”的条件句下谋求一点小小温存,痴情者已然等同于精神病患。有论者高调地宣称,这是商业社会对人的异化,人人脑子想着如何满足物质需求,反倒对爱情这类高级的精神需求敬而远之。可是,当我细读完中国民间的这四大爱情传奇,觉悟出来,我们这个民族,竟然深藏着如此强大的爱情力量,在这四个故事中迸发出来的不是点滴的火花,而是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欲与执着,比如白蛇对许仙千折百回的用心,梁山伯对祝英台求之而不得后便命殒西天,孟姜女为范喜良千里迢迢送寒衣,仅为确知爱人在活在人间,织女和牛郎河汉两隔,无尽相思。悲欢大起大落,一哭便嚎啕,一病就呜呼,这与传统中国儒家思想中的温雅标准有很大的距离。但爱,就是如此强烈,无法忘记。 

白蛇传奇中的男女主人公,经由电视剧的成功演绎,已经将人物形神铭刻在观众脑海中,高胜美一曲《千年等一回》,唱出了痴情白娘子满腔的热恋,也发出了狂爱者不屈不饶的宣言:无悔。段怀清的讲述从歌词开始,这是切入我们情感思维的捷径。而谈到梁祝传奇时,他将二人的感情发展脉络清理得毫发毕现,文字呈现出画面感来。孟姜女传奇和牛郎织女传奇相较前面两个故事稍微弱了一些,前面两个故事更加世俗化,也多次被演绎,而后面两个故事显得更像是简单的传说,可能是这两个故事本身可资挖掘的并不多,情节也不如前两者起伏跌宕,情绪固然也十分激烈,但似乎少了更为扎实的理由,因此读来平淡了许多。 

段怀清擅长于将复杂曲辨的版本关系讲得深入浅出,读者好似看一场大戏,几千年来内容如何不断变换丰富,一一呈现。最可贵的是他还将各种影视剧版本的差异引进论述中来,于是他研究的对象不再是简单的文字版本,还加上了影视版本,更从接受美学的角度思考不同版本的变化背后可能具有的社会思潮流向和民间情感心理。文学思潮的演变可从具体作品的演变中管窥一二,因此这本书可算雅俗共赏,趣味相合。虽然看百家讲坛已有见教,读到纸上文字,可以反复研习,还是更感到妥贴踏实。 

经历过复旦中文熏陶者,莫不在陈思和老师的课堂中多次聆听到“民间”一词,这是学者在淘洗中华人文资源中获取的别样精神溪流,却一下子注入学子的魂魄。我们不能遗忘我们生于民间,就像树木不能忘记自己的根系一样。段怀清为陈师高足,多年前便开始研究民间爱情传奇各种版本流变,想必领悟更深。某日见得早有美誉的段怀清在央视百家讲坛上讲述白蛇传奇,风度翩然,侃侃而谈,引经据典,生动而富有感情,亦可瞥见中文系学者的独特神韵。我深信,段怀清的成功将给中文系诸多学子更多的信心。曾几何时,我们都惘然于中文到底能做什么,我们研究的这些东西到底对社会有何影响。玄论误人,而文学养人。深植于丰美的民间文学大地,我们民族的感情何等充沛淋漓。爱不能忘记,爱可以铸造传奇。 

《中国四大爱情传奇》
段怀清 著
东方出版中心2009年1月第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