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春雨潇潇
他卧床不起,深感时不与我。
她趋前问候,手里端着新茶。
薛亭,他说,薛亭啊,我跟你说,我这半辈子过得好辛苦。
离生,她回答说,那你还不是把我等到你的床前。
这天是残春时候,居然冷得凝起霜来,园子里的豆篱上,本来绿色的叶片现在灰蒙蒙一层。
薛亭,我一生病,就开始回忆过去,我想起少年时节,你拿着一个册页来找我,我记得那天春雨潇潇,窗户外头全是雨水打落在芭蕉叶上的声音,我记得你穿着夹袍子,有深深紫色的滚边,我记得你捧着豆绿色的小碗在喝茶,你说你家的茶园这两天就要摘明前了,等炒了送来,我在做什么?我竟然不记得了。而我却记得那天你的全部情形,因为自此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你,也没有喝上新炒的明前。
你知道这天是残春时候,此刻,就听见竹叶一阵悉悉索索,远处吠叫的野犬低低吼叫了几声,便不再作响。
薛亭走到窗前,将窗户合上,她回身倚在窗边说,又下雨了,冷起来了。

002春雨潇潇
我说我有什么事情忘记做了,可总也想不起来。
宝书堂掌柜段牧烟从柜上走出来,走到店门口,伸出手去,在空中接着滴落下来的雨点。
他奶奶的。段牧烟心想,真是烦,这雨没结没完了还。
宝书堂买卖旧书旧书画旧玩意,以旧书为主,本来就是假期生意,刮风下雨,根本不能有人来,除非,除非自己是开油盐店的,可谁让自己不爱人间烟火,爱上故纸的味道。
可家里的老娘老婆大闺女是要吃油盐的,这一点经过验证,吃故纸堆断断活不下去。
段牧烟心里叹着气走回柜台里头,随手拿起一本老旧册页,封皮都快掉了,上面淡淡地写着:离亭记。
段牧烟翻开册页,拿起放大镜对着册页上的小楷书看了起来。
“春雨打破芭蕉,寒气逗清宵。”

--------
写一个系列的春雨潇潇,写一堆,写故人旧事断章残片。
反正春天未来,积雪凝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