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手指扎刺的时候,我都会尽快跑到实验室找一台显微镜,把扎刺的部位放到显微镜下,在镜下看得十分清楚后,由另一只手用解剖镊(就是那种很尖的小镊子)把刺轻松地拔出来--我一直以为这是我这个行当的一大便利。
                                                                                ——说话者是Roger Tsien。

“请不要购买近期用不着的东西。请注意,我十分严肃地反对那种赶在年底之前把今年未用完的经费全部花出去的观念。如果我们不能用完这些钱,说明我们并不需要它,我们必须把它还给中科院或者其他来源之处。这才是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科学家的正确态度。神经所不允许浪费资源的事情存在。”
                                                                            ——引自2009年秋天,蒲慕明给研究所所有PI群发的一封电子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