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着交puma的稿,客户会在即,办公室里忙的热火朝天,大脑开始空白,挤不出一个字来。
最近常在思考一些问题,同样的问题总是在反复思考,偶尔明晰了,偶尔又忘了。
理想的行当近在咫尺,却似远在天边,恰是对岸的灯塔。
岸有多宽?等得了悟性和勤奋耗尽;水流多急?诱惑与妥协推促着偏离方向。
一个是名,一个有利。
利的两头一个熟练、一个陌生,如何抉择?

我还是习惯将小事劳神复杂化,令大事理想简单化。如此,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