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开始越来越脆弱,或者,是越来越坚韧。
每一天的某个时刻都会成为一种折磨。
昨天我右臂大臂的肌肉一直跳,我不是想打人。
神经质的、南辕北辙的女人,重新陷入迷雾之中。我看不清。
只有时间能够看清。
这将是关乎一个人名誉和判断力的一个问题。
但只有时间才有足够的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