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中国人有个小秘密,那就是骂日本人的时候,说小日本,直接翻译成英文little Japanese。
我们骂得心里很舒坦,骂得很隐蔽,却骂得很不厚道。因为人家心里并不明白,正如小品里面那个对着个戴着耳机的崔永元:翘着个大拇指,嘴角上扬着,仿佛笑着,然后再恶狠狠地骂一句:你该!
这个动作,集一个奸诈诡异的小人的形象与一身。但是很真实。笑的人都这么干过,或者至少心里头想这么干过。
然后发现了同类后的会心。
我们骂人早就开始借助了文化的力量。
很多普遍的词语,很简单的,很中性的词语,都成了一种鄙视。这个中缘由真得是很玄妙。
例如: 外地人,豇豆,赤佬,乡气,俗……
上面这些,我不必分析,你只需想想,别人这么评价你,你有什么感觉?是不是很不舒服?那么是什么让你不舒服了?这些无辜的词语?使用的语气?……
其实是你对这些词语的偏见,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它们其实,很正常,如同“中国妈妈”在我们心目中一样正常。
可是,近来在美国,和一些其他国家,这个“中国妈妈”已经被戴上了歧视的帽子。
它们的使用场合是:
儿子对不准自己外出的母亲说:你怎么像个中国妈妈?
女儿对逼着自己弹钢琴的母亲说:你怎么像个中国妈妈?
如果,我们的意识里对这样的表达,没有什么感触的话,你可以把上面的词语替代成“你怎么像个小日本?”

在母亲节刚过的今天,就写这样的文字,真得是对不起比全世界其他地方的母亲都更加辛苦的中国妈妈们!
你们的攀比,你们的付出,你们的要求,你们的忘我, 你们的全心全意,你们的百折不饶,你们的呕心沥血……却换回了这样的待遇,这真不公平。

可是我们也为何不乘机反思一下,我们是不是应该把“放”这个功课做好些呢?,先让自己高度紧张的神经放松下来,慢慢地放手,最后把心放回原处,别整天提溜着,随时防范着。

中国式的东西——就是中国文化的代表,可不能成了别人的警示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