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多月以来,我在不停地奔跑,从新疆到青岛到西藏到阳朔,从西到东,从世界屋脊到海平面。可以预见的出行还在等着我。在中国的版图上,我没有涉足过的土地越来越少。

好像越跑就越停不下来,每一片陌生的美景都像是一个情人,而且永远只有“只如初见”的美好,没等来得及沦陷到柴米油盐就劳燕分飞了。   这次到阳朔拍西街,我怀着美好的浪漫情怀而来,说实话,几乎在第一时间失望。西街是一个加强版的北京后海,浓缩版的云南丽江。到的第一天,吃过晚饭,我就趴在小酒吧的桌子上对着小煜叨叨,怎么拍呢? 511道出真谛:阳朔很好,除了西街哪儿都很好。然后给我设计了一套游玩路线,让我看到了继续在这里呆着的希望。   今天早上起来,我们到漓江边上拍一位养鱼鹰的老人。老人家70多岁,是当地渔民,现在小有名气,带着鱼鹰到处表演。看见他披蓑戴笠划着竹筏从水面上青山中远远而来,我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我还跳到了水里,要不是为了出镜的满脸装我一定在清澈见底的漓江水里游上两圈,光踏踏水实在不过瘾。 就在我们的采访任务全都完成的时候,鱼鹰老人突然从在岸边的竹筏上掉到了水里,说是头突然晕了一下。我和小煜无比内疚,觉得是我们把老人家累着了,还在太阳里晒了半天……希望老人家身体健康,一切都好!   话说回来,外面漂泊得再美,每次飞机落到北京机场还是觉得心里踏实。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还是最美好的爱情故事。 今天是一个好日子,适合许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诺言……  
image

穿行阳朔西街~

image

我和鱼鹰老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