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前的一点废话:好久没来歪酷发东西了,界面已经改的完全不认识了……有点别扭啊……

本文虽然已经在微博发过,不过还是来这里发一下吧,借此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还坑在这里那些图文【抽打】

以上。

===================正文分割线========================

刺目的阳光沉落于地平线之下,世界再一次进入黑夜。一辆自东向西疾驰的红色D轮也终于停了下来。

 “终于追上你了。”

十代从D轮上下来,推着D轮找了一处墙边停稳,然后摘下头盔,依靠在D轮上点上一支烟。

香烟被夹在十代的手上慢慢燃烧,十代却一口也没有抽,因为从很久以前游星就不让他抽烟。十代默默地看着香烟被暗红色的火光吞噬,脑海里不断浮现出自己第一次尝试抽烟被游星阻止,以及两个人在一起时候的快乐记忆。

是的,那些永远只能在记忆中出现了。因为游星已经不在了,不在这个世界的任何地方。而每当太阳升起,他就会想起那一天,在大屏幕上看到游星的D轮支离破碎的样子。

到底这样的痛苦还要延续多久呢?十代心烦意乱地将燃至一多半的香烟送到嘴边,想看看游星会不会突然出现阻止自己。

 “喂!你!不准吸烟!”

 “游星?!”

十代扭头睁大眼睛看着阻止自己的人,可惜并没有什么奇迹发生,那只是一个普通的警察。

那警察走过来, 伸手夺走十代手里的香烟说:“童实野是禁烟城市,你不知道吗?而且你……还未成年吧?未成年是绝对禁止吸烟的!把你的家庭地址和电话告诉我。”

什么时候变成禁烟城市的啊。十代想,可能是因为自己离开太久了。他不想惹麻烦,随口说了一个号码。

警察立刻拨打过去:“这里是不动游星家,我现在不在家,请在‘嘀’生后留言。”十代在一边苦笑,小声说:“我早就成年了啊……”

那警察有些恼怒地挂掉电话,对十代说:“开什么玩笑,不动游星已经去世快六十年了。你到底叫什么名字?身份证给我看。”说着伸出手。

十代再一次苦笑,摸出一张旧旧的身份证递过去。

 “游城 十代……18岁……唔……”警察见年龄没问题,似乎有点不甘心,拿着那张身份证反复看了一阵,突然冷笑一声:“你当我是白痴吗?这张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是六十年前的!作假也做得敬业一点!现在你又多了一条伪造证件罪,跟我去警察局。”

警察伸手来推十代身后的D轮,十代打开了他的手瞪着他说:“别碰它!我跟你去,但是别碰它……”

警察狐疑地盯着十代,说:“要是你跑了怎么办!”

十代没好气地回道:“那你就去找克罗·炮丸,他知道该怎么办。”

那警察顿时没了脾气,要知道克罗·炮丸可是曾经做过童实野治安维持局的副局长,和现任市长耶戈关系良好,自己一届小警察,惹不起来头这么大的人。

于是警察在前面带路,十代推着D轮跟在后面。十代握着D轮的手柄渐渐觉得吃力,因为游星的身材比自己高大一些,手臂也长些,所以手柄的间距较宽,自己这样推着有点费力。但是他一直觉得这样很好,因为可以从中感受到游星的存在。走了一段,他抬起头,正好看到乌云遮住了天上的月亮,旁边有一颗星星突然亮了起来,十代便停了下来。

警察催促道:“喂,你继续走啊。”

十代含糊地说:“游星……在等我。”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跨上D轮冲了出去。

“喂!!混蛋!站住!”警察在后面追了几步才想起自己的警车停在不远的地方,又急急忙忙去开,回来的时候十代早已失去了踪影。

 

推开紧闭的大门,脚步激起呛人的灰尘。

但是哪里都没有。

游星不在这里的任何地方。

游星,游星,你究竟要我寻找到什么时候?

十代蜷坐在床边,听着答录机里上百条的留言。只有自己的声音,倍感凄凉。

游星,游星,我已经回来了,你在哪里?这种痛苦究竟还要持续多久……

十代把头埋在膝盖上呜咽地哭了起来。

 

“十代,十代?”

熟悉的声音在呼唤自己,十代抬起头,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游星就在眼前,骑着D轮像以前一样微笑着看着自己:“十代为什么哭了?”

十代大声说:“因为我想你啊!有好多好多话想对你说!”

游星问:“想说什么呢?”

十代抹着眼泪说:“我去环游了世界,替你打了很多决斗,看到了很多漂亮的景色,认识了很多朋友,每一个城市每一条道路,我都替你看过了,走过了……我以为你会在这里等我就回来了……”

游星笑着说:“我是在等你啊……我通过你的眼睛看到了你所看到的,听到了你所听到的,感受到了你说感受到的……谢谢你替我完成了我没有机会完成的这些事。”

十代听到D轮的轰鸣,突然急了起来,抓住游星大喊:“游星!不要走!不要再留下我一个人……没有了你,永恒的生命对我来说就是最痛苦的诅咒……”

游星拿开十代抓着自己的手,说:“是啊,尤贝尔说一切全凭你自己的意志……所以我来接你了。”他摘下头盔递给十代:“要跟我一起走吗?”

“嗯!”十代用力点头,戴上游星的头盔,跨坐在游星的背后,紧紧抓住游星,生怕再次失去他。

游星驾驶着D轮,从黑暗中腾空而起。十代紧紧贴在游星身上,对周遭的一切令人惊异的变化都不闻不问,因为他相信游星带自己去的地方一定是能让两人幸福的地方。D轮越升越高,越高的地方也越亮,最后两人隐没在刺目的光亮之中。

 

天亮了。

已经白发斑驳的克罗来到了自己和杰克曾经与游星和十代一起住过的那个仓库。他从警察那里得知了十代的事,就想到十代肯定会回来这里。因为这里会被保存下来,也是因为十代的要求。

大门敞开着,地上的灰尘上散布着散乱的脚印。沿着通向二楼的脚印,克罗在游星曾经睡过的床边找到了十代。

十代抱着双腿,靠在自己的膝盖上似乎睡的正熟。克罗实在不忍心打扰他。但是那名警察却毫无耐心地冲上来,狠狠推了十代一把。十代应声倒地。

“咦,我见到的那个人不是这个样子……”警察看着躺在地上,头发苍白、皮肤皱缩、形如枯槁、毫无生气的十代,惊慌地说。

克罗走过去,蹲下来抚摸着十代,确认他已经没有呼吸后说道:“他已经死了。”顿了一下,喃喃地补了一句:“你终于可以死了……”

警察瞪大眼睛看着克罗。克罗站起来拍了拍警察的肩膀说:“这跟你没关系,”眼角一滴泪痕划过:“世界上很多事情我们都是无法理解的。”

 

就像不动游星和游城十代花了四十分钟相遇,然后穿越了所有时空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