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外其时间过去也,一直拢总无时间来管顾即其所在。自六月份以来,小病不断,反反复复,拖了将近半年其时间,经过几仔日其发高烧了后,恰象共过去其赫仔病拢总带走也。顶段时间,黄先生叫我写方言志其前言,好佳哉无因为这摆其破病拍伊落气,亦因为即其原因收集了真侪其语音资料,带遮亦一并感谢黄陈即两位先生,顺绁亦解决了一直困扰我非常侪年的问题——关于“蝉”漳州话其本字。用了三四冥昏其时间写了《闽语“蝉”的称谓本字考证》,即篇论文是第一摆系统对比闽南、闽东、闽北共雷州、海南、浙南等地闽语历时、共时语音变化,厘清各种方言其语音历史层次,并且带古册内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