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走路,从小的习惯,与孤单无关。

小时候因为住的屋子比较潮,所以老爸只要有一有时间就会带我出去走路。小学前便被他领着从家里走两站地去动物园,看遍所有动物后从后门转出,再乘车回家。又或者从跨江的铁路桥走过,走到水阁云天玩儿,再坐船从江北回到江南。总之,走了很多路,而且一路上看到什么就聊什么。就这样,导致了两个后果——长大后也超能走,而且爱走,记得大学军训结束时大半天的拉练硬是没走够,现在也最爱一个人闲逛;好奇心强,对很多看到的听到的接触到的东西都会产生疑问。之后的工作,可以有机会去到很多地方,可以问到很多有趣的人问题,也是一种幸福。

不知道是不是注定不安分。

出生的城市,自然走得最多,不过与之后的“走”似乎不同,那只是逛,并没有欣赏,似乎被认定家的地方,反而不会去以一种探究的眼光去看吧。到了上海,一个新的生活环境,让人迫不急待地想去逛逛,于是,每个休息日都会去走路。看着地图,确定一个目标,记下大致的方位,便出门了。之后可能随时在预先选定的路上转弯,走去不知道是哪儿,可能根本没有去到目的地,可也没什么,反正也只是走走看看而已,而且常常在这样的瞎走时有意外的收获。那份工作的最后两年里,借由出差的机会去到好多地方,虽然大多时候根本没有时间去走路,可对于喜欢到处跑的我来说,已经算是一种满足。不规律的工作时间也注定没有了规律的休息时间,于是在不知什么时候起每当休息我已经不再起早出去走而是躲在被窝睡懒觉时,才发现,上海似乎已经没有什么让我感兴趣的地方可以走了。于是,我说,我想去北京……

好友丢了一句,“你别妄想着像在上海一样走遍北京城,北京可大了”。告诉她,从西单走到后海,从王府井走到北海公园,中途有幽静的小街,正在拆迁的老胡同,她趴在了桌上。其实,不远,真的,只要你真的去走了。

走路不是一种负担,而是一种随心所欲。

之所以喜欢一个人走,其一,喜欢像我这样可能根本没有什么目标性的乱走一气的人不多,至少我还没遇到;其二,人多了麻烦,可能走到每一个路口都要讨论一番下一步的方向,一天下来都走不出那一片地儿;其三,一个人走路,可以胡思乱想。

走路,是一种单纯的享受的过程,与孤单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