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有些滞闷的空气,填满了我们的胸腔。
桃园机场一如既往地小,记忆也迅速地苏醒了。

没错,这就是那个长满了低矮古早建筑物的岛屿。

抵达宾馆是五点钟,两个人旋即便装闯进降临之中的夜色里去。

台北的天空,在许多照片里,呈现波希米亚风格的妖艳色彩,今晚我也有相同感觉。
灰色,紫色和红色,还有蓝色,但都有种苍茫的感觉,犹如这座城市老去的风华。
身边不时经过美丽女子,证明摩登这件事的存在,和,发生过。

晚饭去了街边的小店,吃鲁肉饭。台北的感觉,比如亲切随和,不是那么容易可以体会得到
。然而我宁愿相信,同源致密地分散在角落里。
再晚些时候,照例去了诚品的24小时店。深夜十一点以后,仍然有很多人或坐或站地在那里
手不释卷。

对这座城市,我的感觉很复杂。也许像一个烤得过焦的坚果布丁。
绝望之余,总心存一些企图,要挽救它的美味。
而即使布丁吃不了了,坚果也未尝不能满足味蕾。

copy from yan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