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当年有些煞笔非要说IE是王道,FF没前途。现在煞笔们都很知趣的沉默了。

记得当年有些煞笔非要像我证明web2.0是泡沫,是buzz word。现在煞笔们都在想怎么让自己的网站看起来更2一点。

记得当年袁崇焕被可爱的人民群众一刀一刀把肉割下分着吃了。

群虻真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暴力。

也许没有真理,只有主流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