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侃骚家帮”如小王子的求婚日记一样,也难产了一次,但是现在底稿PPT文档还在我的电脑里,只是骚家帮的人太水,水到收集了一年,照片也没有收齐。加之过去的情侣分开,男主角、女主角换了人,也不好再用旧照片,怕引起新人怒旧人泪,所以只能应景写一些关于骚家帮的东西。
开篇,要选一个新近发生的事件,但足以证明骚家帮之骚大胆。
于是,2009年平安夜发生的事情,成了我不得不写的东西。
少儿不宜。
骚家帮的成员,有一大半已婚,有一小半未婚,有少数无女友。当晚到川师大的大嘴巴去吃饭,接着到隔壁一间老板名片上以“JB”开头的酒吧耍。这两个英文字母被我们的帮主称为十分符合我们的气质。
耍了一会,老板突然把帮主(奔四了,看起像25岁)拉出去,可能看他肥头大耳、皮肤白晰又喝多了比较有钱(殊不知他老婆是我们中间最歪最凶声音最大的),问:“要不要小妹?”“咋要?”“100块钱陪3个小时!”
帮主从未在老婆在场时被问及过这个问题,十分兴奋:“喂!你们,问要不要小妹!”
“要!”一平时相当不骚的女人也HIGH了,和我们商量,有两男没有女人,甩200块出来叫两个。
没想到,这一建议立刻得到全帮首肯。
点击阅读查看全文

      我的“神侃骚家帮”如小王子的求婚日记一样,也难产了一次,但是现在底稿PPT文档还在我的电脑里,只是骚家帮的人太水,水到收集了一年,照片也没有收齐。加之过去的情侣分开,男主角、女主角换了人,也不好再用旧照片,怕引起新人怒旧人泪,所以只能应景写一些关于骚家帮的东西。

开篇,要选一个新近发生的事件,但足以证明骚家帮之骚大胆。

于是,2009年平安夜发生的事情,成了我不得不写的东西。

少儿不宜。

骚家帮的成员,有一大半已婚,有一小半未婚,有少数无女友。当晚到川师大的大嘴巴去吃饭,接着到隔壁一间老板名片上以“JB”开头的酒吧耍。这两个英文字母被我们的帮主称为十分符合我们的气质。

耍了一会,老板突然把帮主(奔四了,看起像25岁)拉出去,可能看他肥头大耳、皮肤白晰又喝多了比较有钱(殊不知他老婆是我们中间最歪最凶声音最大的),问:“要不要小妹?”“咋要?”“100块钱陪3个小时!”

帮主从未在老婆在场时被问及过这个问题,十分兴奋:“喂!你们,问要不要小妹!”

“要!”一平时相当不骚的女人也HIGH了,和我们商量,有两男没有女人,甩200块出来叫两个。

没想到,这一建议立刻得到全帮首肯。

MM过来,大二女生,悄悄问身边的GG:“这些女的是谁?”“那些男人的老婆!”听闻这一句平静的话,女生吓得不轻,在得到第二次确定答案之后马上站起身来,给在座妇女们一一敬酒,先拜码头。

尽管我们相当开心,骚家帮的有妇之夫们也趁着酒劲把给未婚男青年找的陪酒MM拉着一次次唱情歌,但MM们一晚上都显得缩手缩脚。始终不敢正面和声音巨大的已婚JJ们碰撞。

才过了7天,又找个理由——复合饭去大嘴巴。骚家帮的复合饭经常会吃成分手饭,两个人复合请客,一起上个厕所出来就分手了……要习惯。

其间,依然是那个最不骚的女人,发疯似的吼叫着要找帅哥,一女配一个,以抵平上次男人们找了MM。小王子为了让她平静下来,站起来说:“要找可以,先过自己人的一关!”不料此女更加疯狂,双手叉腰大吼一声:“没有问题,站起来!让姐姐摸!”吓得小王子动弹不得。此时,帮中以眼神淫荡、内心饥渴著称的男骚人骚哥突然站起来,妩媚的说:“摸我!”直至该女隔衣狠狠对他的奶头捏了两把,才爽爽的坐下来。

这顿饭吃得迫不及待。

因为有N个帅哥的诱惑。

于是又去JB。老板娘被我们的要求吓得魂不守舍,这盘对我们避而远之,不再接近。

这仅是骚家帮骚事中的一桩。小KI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