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参加考试更像去踩点。

如我所料,题目简单,但好久没做生疏了。一半的题都没答完,不禁佩服起当初的自己够犀利,每次都能做完试卷。这种钻在题海里的感觉也是久违的快乐,接下来的日子便要重头happy起来。

鸡大去看了《公民》,不知道观后感如何。忘了跟她说在话剧院里刘智扬用的是刘鑫这个名,险些把她搞糊涂。看她艾特我跟卷哥,想着卷哥都出圈了,好惋惜。羊群的姑娘们有看完了话剧看到了本尊的,引得一群人说着要去看本尊啊,约出来吃吃饭,真是感动。当年士兵圈的姑娘也是这样拉着二庆叔拉着高老师吃饭来着,青春洋溢,年少轻狂。

明天开始整理恐怖症的自助手册,然后开始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