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电影,在我脑海中是挥不去的一道清新。虽然有时情节离奇抽象,甚至是荒诞血腥,但脉络清晰的犹如穿梭在人体内的血管,它们载着血液自由在我们人体每个角落流动,调动身心每根神经。她唤起了人性,但从没直面人性的答案。所以她从来都是含蓄,却一直都在说:“我把什么都告诉了你。”
   最早接触法国电影是《黑店狂想曲》,我无法考证这个名字是否“正统”,只能依稀记得一些情节和画面:卖人肉的旅店、潮湿的地下室、污水管汩汩的水流、爬满蜗牛的墙壁、以蜗牛为食的一位法国人,店主杀人无数,有些顾客可以买到自己家里人的人肉,哭泣以外别无选择,有房客试着逃走,却在垃圾箱内重新被抓获……最后店主的女儿与一个房客相恋,但在这个没有逻辑的世界,店主仍旧不放过他们,最后在几场安静的战争之后,菜刀扎向店主自己……电影很清楚地反抗一种压抑,这是以我现在的思绪整理这些情节能说出的答案。因为看这部电影时我还是个高中生,面对荒诞的情节我无所适从,捡起了这些情节硬生生地装在了我的脑袋里。
   法国电影是韩国电视剧的一个极端,这样说也许有点夸张,两者没有很大联系,底蕴也不同,这是我纯感性的认识。每个画面都不可或缺,画面与画面之间却没有韩剧那样联系的让人了如指掌。它是一段空白。没等你想到答案,就已经跳转。《天使爱美丽》里的那个可爱的爱美丽古灵精怪地流转与每个画面之间,展现纯粹善良的心地,完美得恰好地告诉我们那是一种追求却并非答案。我像是看到纯净的湖水,湛蓝的没有人打扰,很多电影不允许人们拿它与现实相对照,是因为它试图在陈述现实却很做作,但法国电影让我们大胆的拿它与现实相对照,因为它挖到了人最根部的善恶,却又凌驾于一切现实之上。
   接着就是前不久看见的《蝴蝶》。蝴蝶在片中是主角,又是配角,尤其是伊莎贝拉。一老一少行走于美丽风景之内,那时很羡慕蝴蝶伊莎贝拉的生长环境,其实更羡慕伊莎贝拉是一只值得他们那样期待寻觅的蝴蝶。到最后我知道他们为此追寻的寓意,其实是失去已久的爱,在电影里体现的是亲情——母女、父子。告诉我们别等到失去后才开始弥补,如果那份爱是你的,只要你寻觅,她总是你。亲情自然是那份必须的爱,当然是你的爱,所以你有追求的义务和权利。之后一些事让我不由想用这样的寻觅去核对爱情,“宿命”两个字却像洗照片一样慢慢显现。但蝴蝶的最后结局之前的曲折还是可以说明点什么,他们原本以为空手而归,但不料中途另一些事让他们找到寄托以外真正的含义,与其说最后在家里发现的伊莎贝拉是一种寓意还不如说是他们真正明白相亲相爱的恩赐。所以延伸电影原来的意思:是你的还是你的,未知的可能是你的,可以执着追求,执着到不虚此行也就问心无愧,不是你的不是你的,等到走到最后无力回首,那个时候就不是你的。
   好的故事就是这样可以触到人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