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于放弃一些职业利益
 

朱大可:敢于放弃一些职业利益,就能获取相对的独立和自由。你所说的恶性循环的确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扭转这种格局,还是需要从体制入手,也就是从文化的外部来进行矫治。    
东莞时报:提到放弃既得的职业利益,这几年不断地有大学教授闹出令人乍舌的丑闻,同为大学教授,您对此有怎样的感想?您怎样在现在这个大学体制内为自己定位?   
朱大可:一方面置身于体制之内,一方面又要保持自己的思想独立。这的确是一种深刻的矛盾。它不仅是一种存在的勇气,而且也是一种存在的技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