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不顺十月不顺……(掀桌)到底要不顺到什么时候!!!

实在是很麻木。
知道十月不顺,但没想到快月末了还拼命的折磨我。
反反复复,在快好了的时候添点新伤,然后某烈就再次华丽的倒下了。

吃不下东西,血管也瘪,怎么打针?白衣的小护士瞪起眼睛来像猫。

在瞪眼大赛上从没输过,而且我眼睛比她的大多了。
事实证明人家瞪大眼睛像猫,我的大眼睛配上残白的脸整个一怨死鬼。

于是拒绝上课在电脑前发呆。
四处乱逛,最近在追的一篇文有更新,然后很精神的看了一章,被哲美人缓慢的调子感染,咳的不那么厉害了。
甚至开始幻想一样有那么个明媚的日子,我也一脸孩子气的坐在船上看水纹波动。
妈妈打电话过来,说这几天降温,有雪。
没办法,这里是北方,树叶再怎么爱大树,也是时候说再见啦。
然后趁着风起,狠狠的呼到我们这些路人的脸上。

棉棉说11月有动画剧本的比赛,希望我参加。
心中是很想,但要还是这种状态,怕是什么都写不出来了。

所有的文都有更新,都少的不值得一更新。

电脑里没看过的东西越攒越多。宁可发呆都不去看。

最近在写《荼靡》为了证明自己是小征的亲妈,类型是一直没接触过。
一直是偏心的,希望征士无论到了哪,都有人照顾他。
虽然那孩子独立又坚强,无论是怎么的困难,都会去笑着面对。

但他却是我心中柔软的东西。

荼靡是花季最后盛放的鲜花,荼靡花开过之后,人间再无芬芳。
只剩下开在遗忘前生的彼岸的花。

之前检查的结果一直都很好,现在的样子只能说是体虚造成的。

真的是觉得烦了,要么给我个痛快,要么就快离开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