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今天也露了面。
不是我装神,真的最近事多,最主要的是时间不由自己掌控,包括休息时间。
就好比今天:上午在家挥汗如雨,把昨晚在宜家买的电视柜装了,到最后,发现少买了一对腿。水灾影响了成都市供水,澡是洗不成的了,将就洗了个头。午饭后,在午觉与去宜家之间挣扎半天,还是冒着烈日出门了----不然一拖又不知到什么时候。
刚拐出家门在磨子桥是堵着,就接电话要我赶去羊犀立交,是工作。回家已近七点,吃过晚饭,又挣扎了一下,发了个狠说今天一定要把柜子腿儿买了,于是又向宜家奔去。。。
人南立交桥下,电话响,是海书记,在成都。海书记上回来成都看纵贯线,给我发了短信,结果我偏巧手机扔在车里没看到,所以,今天那是肯定要见的,腿儿也是必须要买的,于是,我飞奔至宜家,冲上楼买了腿儿马上就冲下来了,甚至没有去刻意找找同时也在宜家的刀哥。。。
海书记说话一如既往地犀利,比如她说我瘦了,我说已经反弹了,她马上说:某些大款也这样,人说你好有钱,他就说刚丢了一半身家。比如我说跟墨总哥哥不熟,海书记就说:连墨总都和她哥哥不熟,莫说你们了。哈哈哈
美少女王小可同学,一次比一次更美少女,越来越有明星范儿了,在墨总的乖店里拍照若干,墨总表示:以后王小可就是高非的形象代言人了。

还是说说最近的生活吧。
公司开辟新业务----国际贸易,听起来好吓人,我自己都被吓到了。刀哥,我也开始走国际路线了哟。刀哥说,那你也联系一下做风投的阿空三,融国际资。融国际资,听起来比国际贸易更吓人,我连我们武候区的资都还没有融到,莫说国际了,我还没有作好这个心理准备。
上周终于把沙发订了,说实话东西很一般,只是价格符合我的心理价位。实在不想再逛了,茫茫家俱市场,我看得起的一般都买不起,先将就用几年,等我有机会融到国际资了再说。客厅还是由纸箱子和编织袋组成,不晓得好久才收拾得出来。唯一一间半成品房间----书房,却被耗子当成了安乐窝,每天都会在书架上发现一堆耗子屎,看样子它比我更享受。而我自己,在家宅起的时候也懒得动,连连看打到了天荒地老。。。
有一天,某人打电话来,刚打算开口约吃饭,却被我一句“我已经退出社交圈了”给哽了回去。嗯对,我正在淡出大家的视线,向孤僻型人格挺进。其实只是,觉得累,想安静一段时间。
家里还是乱得吓人,搬家前已经扔了很多东西,按理说搬回来就应该有空地儿了,但事实刚好相反,我怎么感觉又多出了许多东西?无限抓狂中。。。
我继续纠结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