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严是教自己读书的先生,家严是自己的尊亲大人。然“严”作何解?

这里不是想当然所谓严格之严,严肃之严,尽管师严和家严之严包含了严格之严和严肃之严。

周作人曾作文曾经考释过家严和师严之严。我抄了几条出处如下。

1,孝经云,孝莫大于严父,严父莫大于配天,又云以养父母为严,又云祭则致其严。皆谓子严其父母。
2,学记云,严师为难,师严而后道尊。

周文还引证《易经》之《家人》条,辅以《象传》,我没有完全看懂,就不引述了。从上面这两条来看,所谓家严和师严之严,严是一个动词,是奉养致敬的意思,也就是说对尊亲和师长要保持持续的物质上的供给和精神上的尊敬,而非俗语所谓“严师出高徒”之师傅对徒弟的刻板苛求。

昨晚读《洛阳伽蓝记校释》,周祖谟先生释“明堂”,引封轨《明堂辟雍议》。其云,“明堂者,布政之宫,在国之阳,所以严父配天,听朝设教。”此条可做周文引证诸条的再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