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短短几日,
操劳爹和勤快娘趁着回老家的功夫辗转去都江堰地震遗址拜祭。
浓眉毛大眼睛的姑娘正沐浴着澳洲灿烂的阳光打工求学。
疯狂小胖也在星条旗荫蔽的国度过要多宅有多宅的假期。
老狒和她千里迢迢直奔武汉约会的BF缠绵于二人世界。
越来越懂事儿的徒弟为备战合唱比赛留守南京……
大多数的人,like me,不加班的时候就待在家里过年。
除了大商铺大饭店,小字开头的都关门歇业。
路灯投下清冷的光辉,照着赤条条的大马路,空旷孤寂,
最热闹的不是看那闷死人的春节晚会,
而是横在路中央噼里啪啦地听爆竹声声,看烟花满天。
淡淡地走过年三十,和众亲朋一道迎来本命年。
系上青牛玉佩,穿上崭新红装。
怀抱种种期待迎接第二个十二年的终了。
初三,公司的系统罢工图过年,被IT从梦想拉回现实,
手忙脚乱地做完那些事儿,揉揉眼睛,再看窗外,处处星星点点。
楼下除了星巴克、屈臣氏、新世界百货,就没有实惠又充饥的食物卖。
穿过两条街买杯奶茶上车回家。
依然是靠右的独座,可以看到漆黑的江面,凉凉的江风提神醒脑,江边的闪烁霓虹是另一种烟火。
这个年过得如此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