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俳句的,在芭蕉桑之后,最出名的莫过于与谢芜村和小林一茶。

唐诗桑是典型艺术青年,从小就爱好文艺(啧啧)。二十岁出去漂泊,拜师学诗,之后又花了十年致力学画。真是很豆瓣,很对得起叉的名字啊。顺说,人家学画很有所成。所以写的诗也蛮有写生意味的。

比如 “秋风寂寥,酒肆吟诗有渔樵。”、“春雨细细落,润泽沙滩小贝壳。”——后面这首比较可爱,有点王维那种山水田原派的味道。

而小林桑嘞,我老觉得叉的名字适合去开茶馆,但不是城里的,得是古装剧里那种野外挑个“茶”或“酒”字的,兼卖大白馒头,兼料理打架事宜,监视前来滋事的青城派弟子。。唔,酱一说,还是叫叉茶博士好了。

茶博士写的诗都蛮质朴天真的,最出名的一首是“到我这里来玩哟,没有爹娘的麻雀。”——很像幼儿园小朋友吧?还有首怀乡的,“故乡呀,挨着碰着,都是带刺的花。”——就还蛮抱怨的。

茶博士继续抱怨:“今天是这样,像孑孓游游荡荡,明天也这样。” 嗯嗯,每天都一样,好没劲。

最抱怨的一首也是我最喜欢的,“回家去吧,江户乘凉也难啊。”因为每次看到这句就想到那个弹剑的冯谖。叉一边在孟尝君家白吃白喝,一边还要不时感慨:“长剑啊,咱们回去吧,吃饭没有酒啊!”然后孟尝君个死有钱的给叉酒了,叉又要唱“吃饭没有肉哇”。我小时候读到这个真是笑死了,到现在都喜欢敲着筷子学叉唱——当然是专门挑我家饭桌上没有肉的时候!

死有钱的给叉好吃好喝的,叉又要唱“出门没有车哟~”。有了车还唱“养不活家里人哟~”。所以说孟尝君真是个好脾气的比尔盖茨啊,叉居然也不生气,还一一满足了。我老爹要学习一下这种精神该多好= =

不过冯谖同志也没有白吃白喝他的啦,他后来落难,冯同志还替叉狡兔三窟了一下(介个成语也正是从这里来D)。所以说弹剑的不一定都是蹭吃蹭喝的啦,我爹要想到将来,就应该从现在做起!满足一下老子的愿望,以后才可以住到第二窟第三窟哇~image

以上,8G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