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黎明的光不再降临 
才华与蔬菜都已经打了对折 
一块方糖被各种体液溶解 
我顺着人流滚进了下水道 
和硬币一摸一样 
如果不用舌头去舔 
人类都已经无法回忆 
甜蜜是何种滋味 
其实与人类无关 
仅仅是我自己的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