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传统的侠义内涵做了一次变革”

        步非烟,女,1981年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现在北大中文攻读硕士学位,主修古代文学。大学期间开始奇幻武侠小说的创作,第一部作品《武林客栈·青天寨》在《今古传奇·武侠版》刊登时文惊四座,被该刊主编郑保纯誉为“大陆唯一得古龙神髓的作品。代表作品《武林客栈》系列 、《舞阳风云录系列》、《昆仑传说系列》、《华音流韶》系列等,被认为中国“新武侠”小说家的代表。
        11月底,以写作“新武侠”小说出名的北大才女步非烟,在北京黄易武侠文学奖颁奖活动上表示,将立志于突破传统武侠小说堡垒,创作出新时代的武侠小说,要以自己的作品“革”前辈作家金庸的“命”。一言既出,语惊四座,再一次将步非烟推向了武侠小说新旧交替的封口浪尖,成为媒体和读者的焦点。

武侠小说要有非凡想象力
  记者:你认为一本优秀的武侠小说,最重要是什么?
  步非烟:首先要有非凡的想象力,给读者制造出一个热血侠义的、恢弘诡奇的世界,其次是人物和情节。
  记者:你最喜欢哪几部传统武侠小说?
  步非烟:《天龙八部》和《多情剑客无情剑》。尤其是金庸的《天龙八部》,创造了一个极其恢弘灿烂的世界,气象宏大;古龙的《多情剑客无情》剑则写了血性江湖,性情中人。这是截然两种不同的美。

新武侠和网络武侠有区别
  记者:你的小说语言凝练,但似乎过于凝练,有古诗词感觉。这种凝练是自然语感还是有意为之?从语感来说,有的小说适合快读,有的小说适合慢读,你的应该是后者。但现在的网络读者读小说的速度基本上每天百万字,这样的阅读速度是否会影响阅读你的小说?
  步非烟:我的凝练应该是自然语感吧,每个人对语言都有表达的方式,太日常化的表达对于我来说反而不顺畅。你说的对,我的小说更适合以书的形式看,而不是网络的超快速阅读。
  记者:这几年《英雄志》、《诛仙》、《大唐行镖》等网络武侠很红火?我有个疑惑,以你、小椴几个人为代表“新武侠”和现在流行的网络武侠区别在哪里?
  步非烟:一个以图书阅读为主,一个以网络阅读为主(这个不是绝对的区别,其实《诛仙》结合得相当成功,但大部分网络武侠的实体书销量就差多了)。还有一部分是你刚才提出的,快阅读和慢阅读带来的分别。我们这些新武侠作者,对武侠的创新主要体现在侠义精神的革新,追求新元素的引入上,但归根到底,还是将武侠小说当作文学作品来创作,追求作品的可读性,可复读性,这和一般网络文学追求高点击,纯粹的阅读快感有所不同。

“我对侠义内涵做了一次变革”
  记者:你发表过一个观点,“新武侠是道家革儒家的命”。我注意到金古梁温的武侠小说是用武功打架,现在的武侠小说是用道术、魔法之类,这中间其实包含了一个武功的变化。法术是道家的标志,你的“道家革儒家命”观点,是建立在武功招式变化的基础上,还是其他?
  步非烟:当然不是指武功,是指一种侠义内核的变化。以金庸先生为例,他的创作大多完成在60、70年代,那个时候的文学还处在五四以来的救亡思潮的影响下,尤其当时的政治状况,让身在香港的金庸先生对中华民族的走向有一种忧虑,因此救亡是金庸先生笔下侠客的主题。到了今天,我们的读者很多来自于80、90后的年轻人,在他们心中,发展自己,追逐梦想成为新主题。时代需求变了,发展成为主题,其中相当重要和切实的就是自我的发展和实现,这就是新时代侠义精神。
  因此我在金庸先生提出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之外(这是一种儒家观念的侠客,是侠的重要部分,但不是全部),提出了一种道家观念的侠客。那就是追求自我的突破,无限发展自身、实现自我,最后与自然、天道和谐。一个传统侠客可以拯救一个人,或者一家人、甚至一城人。但一个平庸的人,通过无限努力,突破自身,克服人性中贪婪,嫉妒,懦弱等负面情绪,最后突破人类极限,对抗命运的桎梏,达到庄子笔下的那种逍遥的境界。侠即逍遥,这是我对传统的侠义核心内涵做的一次变革。
  记者:你的道家之侠核心在哪里,它的本质是什么?
  步非烟:中国人历来强调对中间的责任——即对家庭,对宗族,对社会的责任;但很少强调两极的责任,就是对天道(神性)及对自身的责任,我觉得无论两极还是中间,没有高下之分,时代需求不同,现在是到了强调两极责任的时候,因此我所提出的道家之侠、逍遥之侠。

那个时代还不能完全理解萧逸
  记者:绝大部分武侠小说都是以报仇、情爱、奇遇之类的主题,一个人难道能独处、不能自己领悟武功?为什么不能用心去理解自己和世界?武侠小说的精神世界似乎太俗。
  步非烟:武侠小说毕竟是一种通俗小说,所以不能有太多的内视角去创作,只能用传统的方式,强调情节。我个人认为,太庸俗的情节套路必须避免,但是有的也可以在一个套路下开创出新的模式。比如达芬奇密码,也是一个寻宝的讨论,但由于推理的严密,与宗教背景的结合,所以带了了风靡全球的新流行元素。
  记者:你的小说气质让我想起萧逸的《西风冷画屏》,他的小说基本上都是从内心开始,讲究内心对自身、对世界领悟,情节是必要的、但也是次要的。他的这种小说,有你说的那种道侠气息。
  步非烟:萧逸生活在美国,他的身上有更多不同于这个时代的气息,不过我对他的作品读得不多,不能作仔细评价。我感觉,萧逸的创作理念十分超前,我一直觉得遗憾,在他当时的那个时代,还不能完全理解他的作品。

不要拒绝女性武侠的灿烂嫣红
  记者:很多网友得出经验,女性武侠没什么头。作为一个女性武侠小说家,你觉得女性写武侠小说是否存在某些先天欠缺?
  步非烟:不客气的说一句,很多女孩子也会觉得男性武侠完全没看头。这只是个人爱好问题,没有作家能抓住所有读者,大家都是从自己的心灵出发来创作。从根本上说,武侠小说是梦想的文学,无论男孩还是女孩都需要梦想,一个没有万紫千红而仅仅是铁血横刀的梦想是无趣的、可怕的,希望大家不要拒绝这一抹灿烂的嫣红。
  另外,人们有些观念太局限于思维定式。举个例子,很多人认为女孩子逻辑能力比较差,不适合写推理小说,可是女性作者在推理小说界取得的成就举世公认,所以我相信,在武侠的世界中我们同样可以开创出一片自己的天地。而且,女性读者非常的多,可以说,真正贡献武侠类作品销量的实际上是女孩子。
  记者:你怎么看武侠在众多小说形式中地位和它在中国这个背景下位置?有没有想过换着写别形式文学作品?
  步非烟:武侠小说的地位比以前有了提高,但还远远不够的,对武侠的歧视依旧还在。我个人觉得武侠只是一种体例,不能说明其文学的价值。换句话,一本好的小说,绝不因为她是武侠而减价,一本不好的小说,无论她是否披着纯文学的外衣,都不会因此而增值。我是学古典诗歌的,我自己也创作诗歌,也创作其他题材的文学,之所以钟情于武侠,是因为我觉得这是一种书写梦境的文学。我觉得爱武侠的人都有一颗赤子之心。只有哪些童心未泯的人们,依旧执着的相信,在一个不曾存在的世界上,有着一个酣畅淋漓的江湖,在那里,有一群快意恩仇的侠客,在自由的打马纵歌。

新武侠推荐《诛仙》和《修罗道》
  记者:平时除了自己写武侠小说之外,有没有经常看别人写的?
  步非烟:很少看同时代作者的武侠小说,金庸、古龙、温瑞安、粱羽生的作品基本都读过。
  记者:推荐几本你认为优秀新武侠小说给我们的读者吧,简单说说它们的特色。
  步非烟:我推荐 《诛仙》,我觉得这本书是一个新的角度,和一般的新武侠作者不同。当然也不能免俗,我推荐自己的《修罗道》。

希望有机会来杭州签售
  记者:前几天听说,你的新书《武林客栈·月阙卷》刚出版,介绍一下吧。
  步非烟:是的,12月10号才发货,现在市面上还不一定能买到。这本书是5月份出版的《武林客栈·日曜卷》的续集,是武林客栈系列的第二部。情节方面比较诡奇,文风中性大气,和我的《华音流韶》系列不同,华音系列是以华丽浓艳,唯美唯情的女性化风格见长的。
  记者:对《武林客栈》系列发行量有没有心理预期?现在有没有在写新书?
  步非烟:上一本《修罗道》的销售非常好,已经加印了。最近在写《华音系列》未完成的几部,明年会将这个最长的系列结束。
  记者:最近有没有签售计划,会不会来杭州?
  步非烟:我曾经在南京和上海都举行过签售,也曾去杭州旅游,我喜欢杭州,非常希望以后有机会到杭州签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