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转眼,元宝10个月大了,长成小淑女了,也就面临严峻的春天问题了。
这个周末,把元宝带到据说是成都最好的华西宠物医院,正好医生有空,立即让她准备手术。
报名字的时候,我说叫元宝,医生草书一挥,等到护士来叫元宝抽血化验的时候,她就改叫大宝啦。
“大宝,抽血!”
“大宝,打镇静针!”
“大宝,吸气麻醉!”
好可怜的大宝啊。。。。躲在袋子里紧张地等待着。。。。
image

元宝肚子上的长毛毛全被剃光了。。。吸入式麻醉据说很先进很保险,但过程看着够紧张。没敢拍照片。
进了手术室,我只能在办公室看监控屏幕,太小,啥也没看清。
还好,也就十多分钟,元宝就被扎成个香肠模样送出来了。看着还是挺担心的,舌头耷拉在外头,眼睛睁着但眼珠不动,痴呆状。

image

等了约十分钟,元宝醒了,一切顺利。

image

回家之后,赶紧把元宝放到床上,我也换了睡衣,打算陪她休息。
没过一会儿,元宝清醒了,就像一个刚刚知道自己残疾了的人一样,绝望地挣扎着要站起来,可是又动不了,那情景,催人泪下呀。。。。。突然,她舌头一吐,又昏睡过去,可把我吓坏了,赶紧又换上出门的衣服,想送她回医院。
等我再回到床边一年地,呵,她又醒了,又开始身残志坚了。
这样的情景重复了好几次,我明白了,看来这先进的吸入式麻醉的后劲儿很大嘛,一下午,她就这样挣扎,打滚儿,昏睡。。。
到了晚上,元宝完全清醒了,非要站起来,我一个不留神,她竟然从床上滚到了地上,然后自己站起来,去厕所,进猫砂盆,嘘嘘了一回。。。
哇,太坚强了嘛。余总发来短信祝贺说:手术后的第一嘘,意义重大。。。。
晚上要看半决赛,我就睡在了沙发上。元宝也跟我一起,在沙发上躺了一夜。。。

image

由于手术衣扎得很紧,元宝开始只能用这样的蹲姿,从背后看去,好像一只花蝴蝶呦。
专门给闷逗买了节育手术后专用猫粮,但她一口没吃。好担心她是不是手术后的问题,结果我叫了KFC外卖,她竟然跳上茶几索要,还吃了几粒我撕碎的鸡肉。。。。原来还是挑食啊。。
我灵机一动,把它要吃的消炎药裹在鸡肉里,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塞进了它的嘴里。。。
第二天上午,元宝跳上了冰箱,再跳上了书柜顶。真让我紧张了半天,要跳那么高,怕她伤口撕裂呢。
不过看她的样子,仿佛很享受。

达哥说,我带元宝去做手术,她会恨我的。。。。
第二天晚上,我抱起元宝的时候,她终于像以前一样,发出了表示喜欢的响亮的小呼噜。。。。

第三天清早,元宝开始大口大口地吃猫粮。。。。

第三天上午,元宝在冰箱上以高难度的托马斯全旋造型清洁自己的PP。。。。

第三天中午,元宝开始以极大的热情在风哥给的三脚架袋子上磨爪子,至少比平时多磨了一分钟。。。。

第三天晚上下班后,我解开手术衣,查看了伤口处的纱布,很干爽。。。。

 (以上照片都是手机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