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反买了两个月,保养的那叫一个好啊,貌似除了国庆假期就没怎么用过。但还是忍不住想去买个镜头,广角的,长焦的,口水哗哗的。老话说得果然没错,吸毒毁一生,摄影穷三代。连自己都快养不活了,还惦记着买镜头呢,真是志存高远,杯洗交加。
某牛人的QQ签名“男人胆大去经商,女人胆大不化妆”。仔细想想也挺有道理。一直觉得自己还是有些浙商的优良传统基因的,即便哪天真去胆大一回,纵不说一本万利,也定不至于血本无归。不过对于女人而言,还是胆小点好。
话说这次的中国网络精英足球赛已经赛罢两轮,千龙一胜一负形势大好,这周六的最后一场小组赛只要打平就能出线。这话若是放在中国队身上,那一般都是凶多吉少,历史告诉我们,只要打平之类的那稳保就是输的。希望我们不会那么点背,虽说都穿着红色球衣,但我们毕竟是阿森纳,就算拿的是红缨枪,那也是枪手。
image
《诉衷情》
晚来风骤卷新帘,霜冷雾连天。妆浓难掩愁淡,花落惹谁怜。
杨柳舞,影翩翩,夜无眠。玉人同路,不羡鸳鸯,不妒红颜。
午后试填《诉衷情》,这个词牌名曾被无数名家用过,陆游最佳。许久不填词,手生念怯,只勉强对住了平仄与韵脚,自娱自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