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目睹周围之怪状,每天生活在欺骗和狂热中,感觉还歌舞升平,有些话似乎不得不说。

    我时常想修正自己的信仰,找寻周围人群的目标,可发现似乎也是徒劳。悲哀的发现,大多数人活在这个纷繁复杂的环境中,全然没有自己的信仰,这直接带来的后果是导致自我泛滥,缺少约束,缺少统一的精神支柱,甚至没有统一规范的道德意识和真理意识,每个人只相信他自己,每个人按自己的意志确立行为,每个人都有他自己行为的道理,这导致我们身边的所有群体在各个行业和生活领域中没有统一意识。
   
    我们从小被灌输的是无神论调思想,接受的是无神论者教育,蔑视宗教信仰,把宗教信仰当做迷信,精神领域没有共同的凝聚和约束。大部分人,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坚持认为自己是无神论者,其实质行为上却是泛神论者,可是在受到挫折的时候,找不到心灵安慰,导致拜鬼现象非常普遍,于是乎,最大的可悲出现了,由于心灵信仰的缺失,可能被不怀好意的群体灌输思想,沦落为工具。
   
    譬如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所以中国人的信仰就变成了金钱,为了金钱,没有罪恶感,没有亏欠和内疚感,只要犯罪不被知道,就是无罪,这导致这个群体在内部矛盾分歧时,在人性中的残忍和冷漠,即刻显现,而没有任何羞耻感。
   
    由于没有信仰,所以可以容允专制。而众所周知的真理是,只要有独裁,就意味着多数欺骗。我们中的大多数人,貌似都懂政治,其实,在他们的思维中,所认同的政治除了欺骗和背叛没有其它东西。他们不了解作为社会个体应该对国家和社会所承担的责任和义务。导致普通人通常只关心他们的家庭和亲属,中国的文化是建立在家族血缘关系上而不是建立在一个理性的社会基础之上。中国人只在乎他们直系亲属的福址,对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人所遭受的苦难则视而不见。毫无疑问,这种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道德观势必导致自私,冷酷,这种自私和冷酷已经成为阻碍中国社会向前发展的最关键因素。
   
    而在现代社会,政治的先进与否往往为个人家庭的构建带来根本性的导向,而这种畸形的导向,导致小范围的自私自利,价值观建立在私欲之中。由于在贫穷的环境下生长并且缺少应有的教育,大多数人不懂得优雅的举止和基本的礼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着装笨拙粗鄙却不感到害羞。
    
    我们在青少年时所受的教育就是如何说谎并从别人那里索取,而不是去与别人去分享自己的所有。目前,为了众多的金钱信仰,正接受着专制的折磨,即环境的破坏与人性的丧失。由于大多数人天生的贪婪的本性,它们可以毫无保留的接受资本主义的阴暗面和无止境的利益纷争。大多数人对西方的技术与产品狂热追求却对西方管理文化所强调的坦率,直接,诚实这些品质漠不关心。
   
    由此,作为一名律师,我想到法治。我以为,中国从来就没有成为一个法制社会,因为大多数人的思维方式与守法行为格格不入。大多数人老想走捷径。甚至不明白这样一个事实:即成就来自于与努力工作和牺牲。在现今,人情高于法律,导致一代又一代人在徇私枉法贪赃受贿的社会不公正和法律不公正中互相效法模仿,徇私枉法成为中国人的传统。在中国,政治斗争是罕见残酷而无情的,政治斗争让中国一代一代人失去人性。
   
    由于长期处于唆使和欺骗的环境中,大多数人从来就没有学到过什么是体面和尊敬的生活意义。我悲哀的发现,大多数人普遍不懂得如何为了个人和社会的福址去进行富有成效的生活。潜意识里,大多数人视他们的生活目的就是抬高自己从而获得别人的认知。这样一来,一个人就会对“保有面子”这样微不足道欲望感到满足。“面子”是中国人心理最基本的组成部分,它已经成为了中国人难以克服的障碍,阻碍中国人接受真理并尝试富有意义的生活。

  这个应受谴责的习性使得大多数人生来就具有无情和自私的特点,它已成为群体落后的主要原因。大多数人没有勇气追求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首先,他们没有从错误中筛选正确事物的能力,因为他们的思想被贪婪所占据。再有,就算他们有能力筛选出正确的事情,他们也缺乏勇气把真理化为实践。


  大多数人习惯接受廉价和免费的事物,他们总是梦想奇迹或者好运,因为他们不愿意付出努力,他们总想不劳而获。很少有中国人明白一个事实,就是威望和成就是通过一步步努力的工作和牺牲实现的,不付出就没有所得。简单来说,如果是为了谋生,那一个人只有去索取;但如果是为了生活,一个人必须要去奉献。
   
    我们被舆论粉饰太平,以为自己真活得有尊严,活得有趣味,其实,我们得承认,我们大多数人的生活思想还停留在专注于动物本能对性和食物那点贪婪可怜的欲望上。譬如:多数人的生活目的,其实就为了买个好房子,争取到一个优质的性伙伴,周围人的婚姻观念,仅仅在于,从性伙伴那里能够得到提升自己社会地位和物质需求作为最高目标。而是大多数人追求腐化堕落的生活,满足于自我生理感官需求,大多数人建立在声色犬马之中:麻将、赌博、色情、吃欲、贪欲、色欲无不渗透在他们生活和文化中。  
   
    知道了这些,我们应该责备失败的教育体系,我们受教育不是为了寻求真理或者改善生活质量,而只是身份和显赫地位的象征和标志。中国的知识分子从别人那里得到尊敬并不是因为他们为了别人的幸福做过什么,而只是因为他们获得占有了相当的知识。事实上,他们中的大多数只不过是一群仅仅通晓考试却从不关心真理和道德的食客。  
   
    另外一个目的是为统治阶层和少数富有阶层服务的。我们大所属群体总是引以为豪的标榜自己是人民的这个,人民的那个,但没有一个是为人民的利益服务的。唯一服务的对象就是他们自身集团的利益。这种教育体系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一种失败和耻辱。它已经不能够服务于教育本应所服务的对象:社会。这个教育体系不能提供给社会许多有用的个体。它只是制造出一群投机分子,他们渴望能够受益于社会所提供的好处却毫不关心回报。 

    我说的是我们自己,你还别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