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碎

长我一轮,还那么容易愤怒,还那么叛逆,
还把在路上作为梦想,这也许幸运吧。

而我,开始不再热衷宣言,
理解主义不过世界观一种,革命只是打破日常的绮思。
难道,年龄真的是一种释放,而不是相反?

节制,隐忍,也是一种美德,
平日,费里尼让自己严苛遵守颇多规则,随后,才能在影像中打破别的规则。

你曾说,不再联系,不再打扰,是一种尊重。
于是,我们把尊重保留到今天,承担这份静默,所求仅是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