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卿这次连话都没有说,只是径直转过头,看向拍了拍他肩膀的怪物美男子。那美男子却也没有再搅和进来,只是示意季卿让开,然后随手提起地上那具被炸得烂烂的尸体,很豪爽的塞在自己嘴里,一边吃还一边抱怨:“下手太重了,导致好多精华部分都没有了。”

“哈?”你还真什么都吃得下去啊!看着美男子随意的舔去唇上那抹鲜红,季卿只觉得反胃。

“你要吃吗?”怪物美男子在吃完以后,似乎才想到这只生物并不是自己狩猎来的,因此他伸出粘着尸体血液的手,向着一直望着自己进食的季卿问道。

你想要我吃什么?你的手?还是你手上的血?

季卿很怀疑的看了看怪物美男子的手,然后摇了摇头。

怪物美男子却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然后把自己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嘴边,他却不是单纯的舔舐去自己手上的鲜血,却是一口把自己带血的手指也咬了下来,然后津津有味的把自己的手一点点的吃掉。

季卿这次连话都没有说,只是径直转过头,看向拍了拍他肩膀的怪物美男子。那美男子却也没有再搅和进来,只是示意季卿让开,然后随手提起地上那具被炸得烂烂的尸体,很豪爽的塞在自己嘴里,一边吃还一边抱怨:“下手太重了,导致好多精华部分都没有了。”

“哈?”你还真什么都吃得下去啊!看着美男子随意的舔去唇上那抹鲜红,季卿只觉得反胃。

“你要吃吗?”怪物美男子在吃完以后,似乎才想到这只生物并不是自己狩猎来的,因此他伸出粘着尸体血液的手,向着一直望着自己进食的季卿问道。

你想要我吃什么?你的手?还是你手上的血?

季卿很怀疑的看了看怪物美男子的手,然后摇了摇头。

怪物美男子却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然后把自己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嘴边,他却不是单纯的舔舐去自己手上的鲜血,却是一口把自己带血的手指也咬了下来,然后津津有味的把自己的手一点点的吃掉。

如此具有挑战性的画面已经超过了季卿的生理极限,即使他再怎么冷淡,也忍不住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不过美男子在吃完了自己的手后,轻轻的挥了挥,像是变魔术一般,另一只完好无缺的手从他的手腕上‘生长’了出来。美男子微笑着活动了一下新长出来的手指,然后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指向另一边:“放心好了,我暂时吃不了你,不过比起我来,你不觉得她比较危险吗?”

季卿顺着怪物男的手指望过去,发现在自己不理会景毓的这段时间里,这个白色的少女竟然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块有几个人那么大的大石块,颤颤悠悠的举了起来,而且她的目光,毫无疑问的望向了自己这边。

不会吧?只是这样就恼羞成怒了?

就在季卿怀疑的看着那块巨石的时候,少女却很坚定的说道:“我会让你明白,我的保护是绝对必要的。”

“什么?”‘保护’和这块石头有什么联系吗?季卿望着那块石头,后退了一步。

景毓却没有像他以为的那样,真的把石头砸过来,而是轻轻的掂了掂,然后忽然的一用力,那块石头就好像炮弹一般的远远的飞了出去,然后在遥远的地方响起了一声巨响。

这是什么意思?

季卿奇怪的看着远方石头落下的地方,而景毓则一脸认真的说道:“总之,如果季卿公子你连这种情况也可以解决,那么我承认我完全没有用处,会立刻乖乖的回去的。”这么说着,她对怪物男冷声命令:“不许帮忙!”

她在说什么?

季卿皱着眉头才想开口,却听见刚刚传来石头落下的声音方向,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嚎叫,然后类似小孩啼哭一般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

当然,正常的小孩子的哭声是不可能传的那么远,何况那边的天边已经有五道影子向着自己这边飞了过来,小孩子的啼哭声似乎就是从那些黑影身上发出来的。

“那是什么?”季卿转头问道,却发现少女已经揪着怪物男飞上了天空,只留他一个人在原地。

看着那几道黑影,季卿越来越觉得不安,直觉的那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他就近找了一块巨石藏在了后面,并且在巨石小心窥探的那些黑影。因为那小孩子的啼哭实在令他有些心惊胆寒,所以季卿掏出MP4的耳麦插在耳朵上,并且开始运转自己身体里的仙灵力。

“反应还真是够快的,现在的人类适应能力都那么强么?”在天空中看着季卿,怪物男吹了声口哨。

而少女伸出雪白的脚尖,以自己为中心画了个圈圈,确认自己被浅蓝色的光芒包围后,然后冷淡的回答:“是的,因为各种信息变得便利起来,现代人类心理上的适应力比以前任何一个时代都要强,可是身体上却要脆弱得多,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身体上的脆弱算什么?最初的神祗还只是由气体和液体修炼而来的!”怪物男不以为然的说道:“本来是拥有三魂七魄的你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得天独厚的生命,却唯独自己制造了条条框框来限定自己,真不知道该说你们什么好。”

“不要随便用长辈的口气来……”

“哇——!”

少女和之前一般冷着脸,想要把怪物男的话反驳回去,没有想到话才说了一半,就已经被类似婴儿夜啼一般的声音所打断,她惊讶的抬起眼睛,却正好看见一只形状类似老鹰却比老鹰大好几倍,还头上长角的鸟儿啼叫了一声,被一颗白色的光球击中,然后在空中四分五裂,灰色的羽毛漫天的洒落。

站在飞舞的羽毛之中,景毓愣了两分钟,然后奇怪的转过头,向怪物男急急的问道:“我不问你怎么把内丹骗回来的!但之前你对他做了什么?为什么他竟然已经会天仙三阶的仙术‘凝精破邪’了?”这还是这个少女第一次露出如此明显的表情变化。

似乎觉得景毓这个表情非常的有趣,怪物男笑眯眯的回答道:“你应该问,我被他做了什么才对。”

“好吧,你被他做了什么。”

“也没有什么,被他吃掉了我一成的功力而已。”

“一成,怎么可能?你好歹也算是上古神兽……”景毓愤愤的看着怪物男,然后情绪忽然冷了下来,转过头一脸冷淡的说道:“真没用!”

“我当然没有你有用,是我睡去的时光太长了吗?还是人类又进行过了一次倒退?”怪物男不以为意的笑道:“为什么女人追男人的方法又倒退回去了。为了让他明白你的重要性,不惜招惹怪物攻击他,和一棒子把他打昏,拖回山洞里去,有差别吗?”

“如果后一种有效的话,我不介意。”

少女坚定的回答道,她周围漂浮着蓝色光芒卷起了飘飘落下的灰白花纹的羽毛,在满天的羽毛中央,白色的少女傲慢的抬起下巴,望向躲藏在石头下的少年,就好像飞翔于天空中的猛禽,在看着自己的猎物。

季卿用眼睛的余光瞄了一眼景毓和怪物男,一边奇怪着为什么这些鸟类不会袭击他们两个,一边把手指比作手枪的形状,伸直了手指,对准了某只对着他直冲下来的飞禽。

三米……两米……一米……好!

白色的光珠从季卿的食指间闪出,直直的击中了那灰色的脑颅的中央,混杂着鲜血的羽毛让季卿觉得鼻子有些痒痒,但是他依然忍耐着,只是皱了皱秀气的鼻子,利落的打了滚,从石头后面滚到了一堵残墙的后方。

还好这里是城市的废墟,最不缺乏的就是躲避的场所,敌人虽然奇怪了些,但也只是鸟类而已,只要合理的躲藏,慢慢的就可以把对方处理掉。

事实上,只要认为自己在进行一次比较现实的射击游戏就好。

这样想着,季卿从残墙后面探出头来,对着又一只啼叫着靠近自己的怪鸟,伸出手去,在怪鸟的悲鸣之中,将它化作了漫天的羽毛。

“虽然说吃了你一成的功力,但是他显然没有全部吸收下去吧?只有高仙七阶的仙灵力,用的却是天仙级别的仙法。”在观察了季卿一会儿,景毓冷冷的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教他,但是这样下去,他的仙灵力很快就会用完的。”

“是吗?”怪物男漫不经心的回答着。

这时候,又一声悲啼,一只才远远飞过来的怪鸟被白色的光珠所击中,只是这次没有了漫天羽毛飞舞的场景,那只怪鸟只是踉跄了一下,然后左翅羽根处被一颗细小的光珠打中,歪歪斜斜的从天空中落了下去,摔得粉碎。

歌曲的时间是三分二十六秒,共发出了十发‘仙灵弹’,体内仙灵消耗量大约是百分之四十五,打中了七发,伤害力不足死,但足以炸断羽根。

还是太浪费了。

季卿在一块石头的缝隙中躲下,闭上眼睛运转仙灵力。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再次举手,迎面而来的怪鸟发出一声悲吟,仙灵力不多不少,却是正好使其命中心脏而死。

“骗人……”景毓愣愣的看着面无表情的季卿,喃喃的说:“为什么他会比我当初学得还快,我在华盖星,不,天界,已经有仙术天才之称啊!”

“那么你当初用了多长时间?”怪物男悠哉的询问。

“一炷香时间而已。但是我没有研究得那么仔细,因为有更方便的仙术,所以我没有对力量如此的……”说到这里,景毓咬了咬嘴唇。她意识到了,刚刚自己说的都不是理由,自己只不过是在为自己的学习能力不如别人辩解而已,所以她没有继续说下去。

而怪物男则轻松的下了结论:“那么这位,是比你更加天才的天才,如此而已。”

“这招‘凝精破邪’不是你教的吧?”景毓本来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嫉妒,但是怪物男子轻描淡写的口气却让她再次恼怒了起来,因为以前从来没有输过,所以外表冷淡的景毓难得的用小女孩赌气的口吻说道:“其实,这个已经不算是‘凝精破邪’,各家总有保命的绝技,因为是自创招式,所以他才可以打破常规,更深的领悟……”

尽管那么说,但是景毓的声音却越来越小,越来越不甘心。

“是吗?但是可以在一炷香不到的时间里,从创造到掌握,这已经是常人不能想象的了。而且,你这个无聊的求爱恐怕白费力气了。”

“恩?”

“没有注意到吗?”怪物男子对着天空中只剩下两只的怪鸟抬了抬下巴,然后再看看远方飞来的黑点:“他每次都杀得只剩下两三只,然后乘机恢复仙灵,等下次蛊雕聚集的时候再动手,分明早就发现了蛊雕会招呼同伴的特点,接着这些蛊雕来实验法术。”

听了这话,景毓愣愣的看了天空中前仆后继的来送死的鸟儿一眼,然后又愣愣的瞪了季卿看了许久,然后冷哼了一声:

“怪物。”

“哎呀呀,我还以为你喜欢他。”怪物男笑眯眯的说道。

“是喜欢啊!”景毓理直气壮的回答:“你难道不知道,女人最喜欢比自己强的男人吗?”

她才这么说着,却觉得有阵怪风刮了过来,然后是震耳欲聋的婴儿啼哭声,连戴上了耳麦的季卿也奇怪的从残墙后面探出头来,然后一向镇定的脸上脸色大变。

天的那一边,黑压压的一片,铺天盖地的鸟儿,完全遮蔽了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