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下午的法医学,就像你们所想象的那样,恩,就是那样,放些图片和视屏,很震撼的那种,我就不详细的表述。

教授是孟祥志 ,一个瘦高的男老师,精干的样子,穿黑西装,脸上很少笑,但也不是木纳和严肃,相反,是轻松,一种黑色的轻松。
他用缓慢不羁的语调来表述那些死亡,就像置身事外一样,像我们谈论google一样。

他表述一些尸体形态上的特征,喜欢用各种各样的食物做比方,主食、水果或者其他东西,貌似乐此不疲,即使下面的我们看着那些图片面露惊恐,他依然不动声色;此时有黑色的笑,藏在眼神中,恍惚的若隐若现。

看录像,他拉下教室所有的窗帘,顿时肃静,
也有他自己做的录像,各种各样的意外,跳楼、或者撞击,从外到里的解剖,一气呵成,没有旁白,片中没有配旁白,却有小号演绎的美国黑人爵士乐。

是的,爵士乐,不是流行歌,不是班得瑞,不是十二乐坊,不是交响曲
是爵士乐。

下课铃声,不废话,走人。
干脆而质感的像个幽灵。

我想,法医的气息,大概就是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