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我个人是很喜欢火力楠这种树的,从名字听就很青春很活力很男子气概,不由得就想起了像One Piece、全职猎人这样很热血动画。不过它有个别名叫“醉香含笑”……反差让人有点受不了。
      念初中时候校道旁就种了很高大的火力楠,快入夏的时候白色的花瓣落一地,气味很淡。从幼儿园开始我就很喜欢木兰科的植物,从我爸妈最早教我认识的广玉兰开始,因为花很漂亮,树又干净,味道也清清爽爽。不像悬铃木科的梧桐树,青叶子毛茸茸的,每次在树底下玩的时候都会全身痒痒的,最无法容忍的是还很容易长虫子,而且是最恶心的大青虫。不过,长大以后倒是越来越喜欢它们了,看得多碰得少,毛茸茸就无所谓。至于青虫,除了宁化街两边种的那些,其他见到的梧桐树上有虫的也不多见,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前段时间因公需要被迫到荒郊野岭露营——其实我真的无法理解这种自讨苦吃的户外运动,大包小包的大老远开几个小时车就为往那搭几个帐篷,再捡点树枝蹲角落烤个玉米黄瓜,用小煤气罐煮点火锅料和方便面,晚上还得缩手缩脚团在睡袋里听一夜布谷鸟唱歌,一早起来腰酸背痛的又开始卷帐篷……
      也不知道图什么。
      一拨人中80后的接班人没几个,反倒都是70后的中流砥柱,我就估摸着80后都跟我一个想法。晚上,一大圈人围着篝火唱歌,跳舞,喝酒,起哄,唱崔健,唱张楚,唱唐朝,唱他们那个时代的经典,一下子气氛就起来了。一群大叔大哥们握着长木棍当麦克风,左边扭扭右边摆摆,声情并茂唱的很high,尤其模仿魔岩三杰惟妙惟肖,就那一把沧桑劲。
      篝火灭了,正在兴头上,于是就着煤气灯打牌,继续喝酒。
      煤气灯也灭了,谈兴没减,于是就在圆圆的月亮下聊天,说摇滚被商业杀死了,分析哪些新材料新能源是真正环保,接着喝酒。
      离开前,特地再前前后后仔仔细细把细碎的垃圾捡一遍,不留一点白色垃圾——虽然运回城市也还是制造出来的白色垃圾,不过环保么,我一直觉得就是贵在一个态度。
      最后我就总结了,70后的男人用两个词可以概括个全貌——颓废和理想主义,准确的说是颓废的面子和理想主义的里子。跟五六十年代抬头挺胸齐步走昂首阔步志气高那种表里如一的理想主义不同,也跟八十后水仙花一样自恋的颓废不同。坦白地说,我觉得80后的颓废是种姿态,而70后的颓那是真的颓。这是时代和阅历决定的,70后人的经历比80后跌宕起伏得多,80后的娃娃们其实被驯化得挺整齐划一的。
      有宏大的世界观和理想主义的济世情怀,个人认为拿火力楠来比70后这样一群男人还算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