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贫民富翁的胜利,再一次证明:

         一、一个本土的故事讲述,杰玛个人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在印度发生的,其中所见所闻所感也都是印度贫民生活的深刻而全面的展示,体现的是独具本土特色的政治问题,宗教问题,但这个过程中所升华出来的人生态度却是任何一个地球人都能读懂的,所以它才能被欧美主流价值观认可,被奥斯卡大叔一眼相中~
         这让我不禁想到早年张艺谋走出国门,走向国际的几部重量级影片,后被国人们诟病总是把自己国家不堪的一面展示给老外看;又想到李安的那部最佳影片《断背山》,这是一个在艺术电影独立制片和商业电影之间游走徘徊的导演,外国人说了半天李导镜头运用的如何舒缓,画面构图如何精致,说来说去,被中国影评人两个字就概括了,那就是——意境,你把这个词告诉给毕加索他不一定能完全理解,但可以肯定他也会被其中所散播的独具民族特色的美所震撼。《早春二月》就是将电影语言意境化的经典之作。这些都证明了一点,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如何将民族电影推向世界,振兴民族电影,这一直是个争论不休的问题,但可以肯定一点,类似《英雄》《十面埋伏》《无极》这样的“大片”绝对不能代表中国的民族电影。因为他是一群黄皮肤说着汉语的人对欧美主流价值观的集体献媚。

     二、有技巧的说故事

        记得我在毕业论文《 从叙事视点看<扶桑>对电影叙事艺术的借鉴》中写过,影视作品与文学作品共有时间艺术的延续形式,在时间的推进上彼此相似,基于此,影视从文学那里找到了“蒙太奇”的灵感,而文学也学习影视的表现方法,开掘出了新的创作领域!

    这部《贫民富翁》却是将文学作品创作中的诸多技巧与电影本身的内容与思想相结合,利用电影时间和空间的完全无限性,达到了内容与形式的统一。故事说的是一个从小在贫民窟里长大的一个叫杰玛的印度少年,如何执着,如何坚强,最后终于赢得金钱,赢得爱情的一个故事。少年参加了一档类似于《开心辞典》的电视栏目,以问答的形式来赢奖金,随着答对题目的增加,累积的钱数也越来越多。最后答对所有的题目就能获得最高奖金200万卢比,很巧的是杰玛遇到的题目一直都是自己过去曾经经历过的生活记忆,这一道道题目开启了杰玛对于悲惨命运的回忆,而这些回忆又与参加节目后被怀疑作弊而押到警察局严刑逼供时的回忆相重叠,所以他一个个的答案都回答出来了,正如他说的他并没有作弊,,只是他知道答案而已。大量的闪回镜头和插叙倒叙,以及平行蒙太奇的运用,人们对这个说故事的方式并不觉得怪异,而且理解起来也不难。这种叙事形式的厉害之处就在于现在的杰玛如此幸运,是建立在过去的悲惨命运之上的,如果没有过去颠簸流离,穷困潦倒的生活经历,也不会如此幸运的答对所有题目,幸运和不幸形成的对比是如此的讽刺而又发人深省。而第三个时空:在警察局里的遭遇,又更加深了讽刺的力度,当幸运降临在这个一直很悲惨的年轻人身上时,得到的不是大家的祝福,而是猜忌,觉得他作弊了,不然怎么一个贫民窟里的小孩如何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猜忌的源头只因为他只是个贫民,只是个在电话公司倒茶的伙计。而最后当三个时空汇聚到一起的时候,影片也来到了高潮部分,他为了让拉提卡看到他而报名参加节目,拉提卡在电视上看到了他,他的生活轨迹、节目播送进行时在拉提卡接到他的电话求助那一刻汇成一点,然后向着完美的结局奔去。

     说到这里,这是一个完美的故事,他有一个完美的结局。但编剧在最后的那个选择题答案——D、destiny(命运)似乎贯穿了整个电影,换句话说就是巧合。杰玛参加节目遇到问题的先后顺序正好与他的成长经历时间上相吻合,这一点有人工雕琢的痕迹,不过这也更说明了杰玛成为富翁的命中注定。但不能否认的是,杰玛的一生其实就是不对自己悲惨命运低头的人生,积极、执着的面对生活,不屈服,不半途而废,充满爱的活下去。所以命运其实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