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天文:"'多情却是总无情',也就是低眉吧。因为你知道,抬眼去看时,意味着你已开始接纳跟付出。这接纳付出时不可能半途而废的,它是负担,是责任,即便对方终结了,你这一方还无法终结。你深知那负担之重,所以只好慎始--低眉吧,也许这是我一生要修的功课,人之我际,物之我际,我总是困在其中。"

多年前《西政青年》约稿,至今不知发出来没有;上学期,经济法的同学采访,成刊后在食堂门口分发,却没想到给我一本;《校报》的约稿呢?我辛辛苦苦写了一晚上,结果呢,还没给我讲到底怎样了呢.我还是自己发出来吧...

                                                             1.引言写成的书

    “生时应当快乐,因为死时会死很久。”(朱天文)
      可是,怎样才算快乐?
   “我们居然愿意在一切可能之中接受众人的标准答案,然后花毕生的力量来符合这些标准答案。这样盲目追求社会既定价值的生活方式是现代人最深的悲哀。”(赖声川)
     “15年之内,这个伦敦的股票交易员风驰电掣,越过城市、越过文明、越过中产阶级,越过太平洋,越过人性,终于追上了命运这匹烈马…满地都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因麻风病而毁容的老人,坐在自己描画的满墙壁画中,聆听波涛汹涌的颜色——对,那时他已经失明,只能聆听颜色,金色是高音,黑色是低音,白色是微风,红色是尖叫。我承认,此情此景不能唤起我丝毫的怜悯,因为心中唯有敬畏——骇然与敬畏。”(刘瑜)
   “如果你告诉大人:“我看见一幢漂亮的红砖房子,窗前摆着天竺葵,鸽子在屋顶栖息……”他们便无法想象这是一幢怎样的房子。你必须对他们说:“我看见一幢值十万法郎的房子!”他们就会惊叹:“多漂亮的房子啊!”他们就是这副德性。我们不要责怪和埋怨他们,孩子对大人应当尽量宽容。”(圣埃克絮佩里)
   “成人们来来往往,跟一些好像很重要的事务纠缠,大人们是那样匆忙,可是儿童并不懂得他们做些什么事…他们的事务是贫乏的,他们的职业是枯僵的,跟生命没有关联…如果你在人我之间没有谐和,你就试行与物接近,它们不会遗弃你;还有夜,还有风——那吹过树林、掠过田野的风;还有儿童…成人们是无所谓的,他们的尊严没有价值。”(里尔克)     “我活在此世此刻,既不是为了献身给建设人间天堂的道德事业,也不是随无常的风把我这片落叶般的身子任意吹到哪一个恶心的地方,而是在挚爱、忍耐和温情中拥有我此时此地的生命。”(刘小枫)
   “我愿自己的一生,象宝石一样晶莹纯净。”(安德烈.莫洛亚)
   “一个人如果在十四岁时不是理想主义者,他一定庸俗得可怕,如果在四十岁时仍是理想主义者,他又未免幼稚得可笑。”(周国平)
    我愿意永远幼稚可笑。“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凯鲁亚克)
    本雅明说,用引言可以写成一本书,诚哉斯言。

                                                      2.最想与之交换生命的人

        普鲁斯特问卷——“你最想与之交换生命的人”
         他们纷纷列举《树上的男爵》、《刀锋》、《月亮与六便士》、《窄门》里的主角。
      那么我也该用《白痴》里面的梅什金为自己贴金了。我的选择偏偏是花花公子。多么下作!可他有条件过着“为艺术,为爱情”的一生。
     无论如何我不会选艺术家,艺术家就像蚌壳, 砂砾的折磨让他孕育出最美的珍珠,我们只看到珍珠的光芒,浑忘了孕育过程的艰辛。

                                                           3.寂寞沙洲冷

     “罗丹未成名前是孤零的。荣誉来了,他也许更孤零了吧。因为荣誉不过是一个新名字四周发生的误会的总和而已。”
      有两个同学,我问她们,如果你可以马上变得非常有名,然后就死去,愿意吗?她们都愿意。荒谬得难以置信。她们甚至没有说先享受一下出名后的风光再死。如果死后灵魂不灭,我想她们的灵魂会漂浮在墓碑的上空,享受仰慕者的拜祭。
      在选课圈,我声名鹊起。微博上,粉丝如云,一时间仿佛全西政文艺青年都是我的拥趸。这种浮名甚至引得愤青讥弹我“半吊子学术、全身心乐盲”。然而只有那么一小撮死忠来听课,黑漆漆的教室张开嘲弄的大嘴,她们寥落如仅存的几颗牙。
    缪斯女神寂寞而孤高,惟其如此,她才对真正的艺术恋人散发持久而深刻的魅惑。追寻缪斯衣香鬓影的寂寞冬之旅中,且让我们拥抱彼此的微温.

                                                        4.一脚踹进怡红院

    小BA说“他一闷棍敲开你的头,把他觉得最美的东西一股脑儿灌进去,然后转身离去,
懒得废一句话。你能不能消化,全靠慧根。”我的做派等于是一脚把你踹进怡红院,能不能消受如云美女,全靠你自个,若仓皇夺门而出,不由让我想起钱钟书说的,“看文学书而不懂鉴赏,恰等于帝皇时代,看守皇宫,成日价在女人堆里厮混的偏偏是太监,虽有机会,却无能力.
      孩子们想一亲缪斯芳泽,却心急火燎,巴不得缪斯衣襟上配的拉链。拉链多粗鄙! 要解开缪斯繁复的衣襟,需要无尽的耐心…

                                                                       5.世说新语

      刘伶任性纵酒,在家赤身裸体,客人责备他。他却说:“我把天地当做我的房子,把屋子当做我的衣裤,诸位为什么跑进我裤子里来!”
     我喜欢魏晋名士的风流。音乐课临近期末,从来缺席的人俨然变为缪斯门徒,大刺刺坐在那里,也不脸红。我知道他们不是来听音乐、只是关心考试而已。我会把他们劝走,然后说:假定我的审美观以胸大为美,那么胸大是以真胸为前提。教室如果比作胸部,那些不诚恳的听众便是硅胶,我宁愿教室瘪瘪的,也胜似虚假的繁荣,实则填充的硅胶…”           有笨笨的同学,理解成了我称“跷课的人胸部填的是硅胶”,如此的话,岂不成了泼妇骂街?
         传说我对在黑暗的音乐课中玩手机的同学说“请那位萤火虫把火熄掉”,不开心的时候以萤火虫作比岂不玷污了川外小铁轨的萤火虫和《再见萤火虫》在我心中的美好印象?我其实想说:“那家私人红灯区可以关门歇业啦。”
      为了防止别人打扰,上课时间到了我关上教室门,她不屈不挠的敲开后,说:“我慕名来听你的课。”我苦笑,说:“岂不是说母鸡下蛋时,你也可以慕名去看它下蛋,这样会吓得它泄殖腔痉挛的。”
   “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爱艺术,也得讲规矩。欣赏艺术时,纵不至沐浴焚香,也希望大家足够虔诚。

                                                                     6. I believe in yesterday

   巴黎,罗马各有上万人聚集,跳江南style,如果在那里扔一颗原子弹,会不会让世界更纯净?
   可是,活着的人仍然不会听古典。古典的大厦早已轰然倾圮…
  那缕垂死的星光长路迢迢传到地球人的眼中时,星星可能早已经不在了。太多美好的传统,在我辈趋近前已悄然湮没。繁花落尽,物是人非。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世间五颜六色的梦中声音 会有那么一个柔和的音符,传到那暗中聆听者的耳中。”
  我心中最好的书,最美的音乐其实是已经死了那些人写的。我没有死人崇拜症,我只是不盲目地关注当下罢了。目前在世之人只占人类长河中多么渺小的一条支流。一想到莫扎特还活着,喝着可乐,吃着麦当劳,用着iPhone,不由好笑得要命...
   隔着岁月的长河,我向典丽不可方物的昨日世界微笑致意…

                                                                          7.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阿拉伯的劳伦斯说“速度是人性中第二种古老的兽欲”。我们急匆匆赴生命的盛宴、迅疾地奔向人生的终点,却惊觉迎接我们的只是黄土一抔,掩尽风流。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在书香琴韵里,从容舒展生命华美的锦袍。
   “夜里我枕卷册和神州,静听岁月江河…”
     书、音乐,电影是支撑我们在没有爱情眷顾时仍能活下去的力量。
    青春容颜稍纵即逝,庸常生活刻板无趣,
    唯有在斑斓的想象中,我们激情四溢、永远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