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整理衣櫃,不停的和室友抱怨,
因為媽媽送的羊絨衫,還有從家裡衣櫃底下掏出來的猴年馬月老款的氂牛絨衫,都沒的穿了!!!我再也不能讓別人猜這個是甚麼做的,氂牛絨,誰都猜不出!多過癮!

別人喜歡春天和夏天,我是喜歡嚴實的冬天阿。說我穿衣像大媽,果然是阿, 而且我喜歡。
春天那種花粉到處的天氣,和夏天熱到暈死人的溫度,一想起來就狂躁了。

兩個室友,就在那邊暗暗的偷笑,因為,溫暖明媚的春天,就要來了阿。
變態的我,讓我一邊變態的鬱悶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