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我们家的不老帅哥和不老美女暌违十八年终于重返京城啦!

只是罪过在我,因为突然降临的不靠谱的连轴工作任务,接上他们之后的前四天,就几乎只能靠电话来打听他们的行踪了。不过他们似乎也不需要一个向导当电灯泡,两个人甜甜蜜蜜的在头一个下午就飞速的转完了王府井天安门中华世纪坛和军事博物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继续以这样的奥运速度重温了18年前的每一处记忆。

也难怪两个人不怕寂寞,他们虽然一个嫌另一个是公社干部,另一个嘲笑对方是妇女主任,却还是联手完成了本世纪最潮的事情。某天得知我不能陪他们吃饭,于是两个人义愤填膺跑到南站,买了全中国最快的火车飞到天津吃狗不理包子,还在指示牌宣布无票的情况下硬是在售票员那里磨出两张返程票回来,很得意的看着在南站接站的错愕的我。

今日终于陪他们到了长城。十八年前我对这里的记忆,除了凛冽到让人说不了话的北风,还有的只爬两座城楼就闹着下山的丢脸经历。所以今天三人在山下立志要爬到北八楼的最高处,我的目的是雪耻,他们的理由竟然是认输,说是十八年前没上去再过十八年就不一定上的去啦,结果成功登顶之后看见一队银发旅行团默默飘过……虽然嘴上不说我知道他们心里已经决定十八年后再来啦。

就冲这点折腾,我相信已经继承了这个家族所有的优秀基因。你们得意去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