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独有偶,今天黄泉和上九都问了我一个差不多意思的问题,作为当事人我也无法给出一个明了的回答,这个不知道算不算讽刺。时隔已经比较久远,今年又会认识哪些有趣的人,还是蛮期待。    
  南京气呼呼地要和名古屋断交,我却看到两个弱智政客。日本的那个失言了,中国的却是怂蛋。勇气都是党给予的,没话讲。    这次在珠江路上班了,经常可以走路回家。我在蓝旗街的时候,也尝试过几次走路回家,确实远了点,要走四十多分钟。现在听听音乐走25分钟,可以接受。我就准备每天要不是特别急的话那就走路回家了。我在学校时候瘦,我觉得一个原因是我经常要走路。我不讨厌走路,但也不会狂热地去暴走。我这个胖子也曾经6小时不停歇环绕紫金山,谁会想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