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文艺报》2010年12月6日
刘继明《王贵与李香香》
底层青年的反抗与追求
李季的《王贵与李香香》塑造了敢于反抗、争取自由幸福的青年形象。刘继明的短篇小说《王贵与李香香》(《山花》2010年11期上半月刊)写的是:打工浪潮下品德优良的大龄留守青年王贵,终于娶了如花似玉的漂亮女人李香香,李香香改变了王贵的境遇,但她曾做过“小姐”。金融危机发生后,同村的打工者返乡,把李香香的历史告诉了王贵。王贵没有和李香香分离,追求幸福的两个年轻人即将开始新的生活。然而,李香香已经罹患性病,这对青年没有生离但要面对死别。作品传达了追求幸福和富裕生活无罪的思想,同时传达了社会的变迁和农村底层人物令人同情的境遇。不同时代的王贵与李香香有不同的磨难,对比起来令人感慨。

召唤《半个月亮》
苦涩命运中的皎洁月光
湖区的聋爷和哑婆,共一湖水,共一只月亮。他们的世界很小,年轻时很小,老了更小,他们的世界只有返湾湖那么大。他们靠打渔拉扯大孩子,一个寡妇一个鳏夫,不懂爱情,不懂命运,两人之间有对立、有亲情、有惦记,一生守望相助。他念着肚子疼的时候,她给他的热姜汤;她念着背上痒的时候他给她抓过痒。他们各自是对方漆黑、孤寂夜空上的半个月亮。短篇小说《半个月亮》(《朔方》2010年11期)于苦涩命运中给人物设置皎洁的月光,温暖而富有人情,通过“痒”“网”等意象,书写湖边渔民生活的沉静、对命运隐忍的担当。作品具有良好的画面感,字里行间,湖畔草木的清芬之气扑面而来。

肖彭《北京户口》
当户口作为一个问题被提出
生在北京长在北京的刘京生品学兼优,面临中考。按照现有政策,没有北京户口的刘京生高考时必须回原籍参加。为了女儿能留在身边读高中并参加高考,刘京生的父母决定给刘京生买北京户口。好不容易筹款三十万元,托关系买到的北京户口,其实却是假造的,刘京生一家被骗子骗了。刘京生在北京读书后不能在北京参加高考,其父母又不愿意把她送回老家河南,于是,只好把刘京生送到国外留学。《北京户口》(《星火·中短篇小说》2010年11期)借中学生刘京生发出疑问:外国都对我们敞开大门,为什么北京作为我们的首都,我们居住十几年的家,却把我们拒之门外?

肖建国《县长搭台》
基层工作忧思录
民风剽悍,教化和引导缺失,政府对开矿疏于管理。钟海龙副县长为解决问题、优化干群关系破费心思,冒着生命危险在奶婆山工作,而六号洞和八号洞所属两个村的村民群殴事件正在酝酿中,情势危急,一触即发。《县长搭台》(《中国作家·文学》2010年11期)写的是发生在奶婆山锑矿上的一系列事件。六号洞和八号洞,分别属于东冲乡和麻塘乡,为争挖矿石,麻塘乡的人用炸药炸死了东冲乡的人。县里危急中决定封住所有矿洞,两个乡的民众都不愿意封洞,事态恶化升级为干群矛盾的端倪已经显现。协助钟海龙工作的两个副乡长各怀心思各有立场,一个想平息事态退休安享晚年,一个心里想上调离开基层,他们都是经验丰富、有些油滑的基层干部,难以拧成绳。县长想着政绩,不顾实际情况,正在大举筹办“锑砂节”,邀请了领导、媒体打算招商引资、宣传报道,打出了“县长搭台,群众唱戏”的口号。“锑砂节”即将开幕,奶婆山在大乱之后是否大治?矿洞是否按计划封上?钟海龙副县长为之悬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