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打开电脑,浏览网上,惊见一则关于某网友批评唐浩明先生在一个电视讲座当中读错字的新闻:
作协主席被指“念错字”
  刚宣布“封笔”不久的湖南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唐浩明,并未退隐归山,只是“动口不动手”了,14日晚,现身湖南教育电视台《湖湘讲堂》栏目,开始自己的“评点曾国藩”系列讲座,这也是以“笔杆子”见长的他,第一次在电视荧屏上开讲湖湘文化。首度“触电”的唐浩明一开始还略显拘谨,大约五分钟后明显调整好了状态,对曾国藩这位“异代知己”“十年七迁”的成功之道进行了精彩的论述。

  但是据网名为“咬文嚼字”的网友统计,当晚唐浩明在四十五分钟的讲座中,一共念了六个“错别字”,分别是把“徒尚文饰”的“徒”和“仕途”的“途”(音均为“tu”)念成了“du”,把“不会”的“会”(音“hui”)念成了“fei”、“抄写”的“抄”(音“chao”)念成了“cao”、“经常”的“常”(音“chang”)念成了“shang”、“一勺水”的“勺”(音“shao”)念成了“shuo”。对此,“咬文嚼字”郑重其事地表示,“活到老,学到老,不管年纪有多大,学问有多大,都应该与时俱进,说好普通话。”

当然也有更多的朋友对这些错误持宽容态度,他们的意见是:作家不是汉语言学家与播音员,主要是通过文字来表达,而不是通过口头来表达,“f”和“h”不分是湖南口音所致,大多数湖南人都这样,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大家应更多关注的是唐浩明《评点曾国藩》系列讲座的成功励志作用,学习曾国藩在逆境中始终不放弃的执着和坚忍,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最后终于成就大业的人生态度和方法,如果一味去强调他口音上一些小小的不足而忽略了精华所在,那就有吹毛求疵的嫌疑了。”
其实我对后一种意见是很赞赏的,湖南人学普通话真是非常困难的,我一开口

今天打开电脑,浏览网上,惊见一则关于某网友批评唐浩明先生在一个电视讲座当中读错字的新闻:
作协主席被指“念错字”

  刚宣布“封笔”不久的湖南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唐浩明,并未退隐归山,只是“动口不动手”了,14日晚,现身湖南教育电视台《湖湘讲堂》栏目,开始自己的“评点曾国藩”系列讲座,这也是以“笔杆子”见长的他,第一次在电视荧屏上开讲湖湘文化。首度“触电”的唐浩明一开始还略显拘谨,大约五分钟后明显调整好了状态,对曾国藩这位“异代知己”“十年七迁”的成功之道进行了精彩的论述。

  但是据网名为“咬文嚼字”的网友统计,当晚唐浩明在四十五分钟的讲座中,一共念了六个“错别字”,分别是把“徒尚文饰”的“徒”和“仕途”的“途”(音均为“tu”)念成了“du”,把“不会”的“会”(音“hui”)念成了“fei”、“抄写”的“抄”(音“chao”)念成了“cao”、“经常”的“常”(音“chang”)念成了“shang”、“一勺水”的“勺”(音“shao”)念成了“shuo”。对此,“咬文嚼字”郑重其事地表示,“活到老,学到老,不管年纪有多大,学问有多大,都应该与时俱进,说好普通话。”

当然也有更多的朋友对这些错误持宽容态度,他们的意见是:作家不是汉语言学家与播音员,主要是通过文字来表达,而不是通过口头来表达,“f”和“h”不分是湖南口音所致,大多数湖南人都这样,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大家应更多关注的是唐浩明《评点曾国藩》系列讲座的成功励志作用,学习曾国藩在逆境中始终不放弃的执着和坚忍,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最后终于成就大业的人生态度和方法,如果一味去强调他口音上一些小小的不足而忽略了精华所在,那就有吹毛求疵的嫌疑了。”
其实我对后一种意见是很赞赏的,湖南人学普通话真是非常困难的,我一开口就会被人说成是宁乡普通话或湘潭普通话或长沙普通话,因为我家就是与湘潭、望城交界的宁乡一侧:烧汤河,各种口音在小时候就已经在我语言的C盘里扎了根,就算状态最好的时候讲的普通话也只能算是塑料的,唐先生年龄比我大很多,接受和家乡话区别很大的普通话本来就是十分困难了,一个讲座几个字没咬准实在不算什么,根本无愧为一个大学者!
不过,回过头来,我就要大汗淋漓了,近一段时间以后,我分别到了两所大学、一所中学去讲诗歌,贩卖“好诗主义”,学问本来就差,诗也写得一般,普通话当然也是很不普通的,更加不好意思的是我还读错别字,比如:在涉外经济学院的时候,把乐府的乐读成LE,把上邪的邪读成XIE,在湘南学院把丰乳肥臀的臀读成靛,昨天在郴州五中把“肋”骨读成LE骨,好象把“平仄”没咬准。这里有小时侯就学错的原因,也有方言表达习惯的原因,但确实是不能原谅自己的,幸好大多数同学都知道怎么读,所以除了我自己脸红外,不至于误人子弟,也算欣慰!
另外还有一个事情想在此做个说明,在湘南学院讲座完了以后,有个很认真的学生,对我把晚唐著名诗人杜牧有一首脍炙人口的绝句《清明》说成是语言上比较罗嗦的表达了不同看法,我当时没有过多的时间和她交流,因为她提问的时候,中文系的主任还正在作讲座的总结,所以就只是含糊地说:“你说得有道理。”其实我心里还是坚持认为这首诗比较适合舒缓的农业社会,在现在快节奏的时代背景下,他的表达还不是高效率的,像“时节”、“路上”、“借问”都意义不是很大的,但我说把“牧童”也去掉却是不妥的,因为在那时节,牧童放牛是很具有暗示意味的,这个场景和路上行人的匆匆行色相对照是很有张力的,只不过我当时仅是借此做个调侃,并不是真要改写如此传世之作,就当个没说清楚的玩笑吧,不过真要感谢那位认真的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