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老大调走了,基本也算是高升吧。在一起工作了近5年,现在分开了,一时真不知道如何评价……但平心而论,是一个好人、有能力有眼光、严谨,但有时过于情绪化,是一个合格的领导与兄长。
        20多天的集中脱产学习终于结束了,过完5.1假期,我还得脱产两个星期,继续天天去重庆大学上课。这两次脱产学习加起来超过了1个半月……领导应该有掐死我的念头了!
        在4月30日,庞大的生产系统兄弟们为谢老大送行后,我很鄙视我自己……,非常非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