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没事
今日醒来冥冥之中感觉昨夜收到线报,北京西部有重大交通事故发生。
迅速回忆是否确有其事,拨通C.W.电话,我问怎么样?她说,什么怎么样?
我立即确定,从肇事者处得不到内幕了。

2.还原现场
今日凌晨,看到C.W.签名:蹭了。
我问C.W.要不打电话说,电话立即响起,我立刻反映看来的确蹭了。
在C.W.迅速说明现场情况时,一个熟悉的背景音响起。
所以C.W.说的我都没注意听,背景音倒是全都听见了。
“王*瑾*,我电话一响就差不多知道出事了,今天晚上我就觉得肯定得有这么一出,真的电话一响我就知道什么事”
在青楼岔协的强力设备之下,我分辨出来这就是德高望重的神医见首不见尾医遍天下无敌手北京一百单八杰出青年医生排行一百零一的D.W.
我知道在C.W.的淫威之下,D.W.要和舆论界取得联系,只能通过这种背景音。
据知情人士披露,在“十·三一”事件之后,D.W.整日被困八宝山府邸,在老虎凳,辣椒水等惨绝人寰的酷刑之下,依然保持着坚定的革命信念。每当C.W.打电话的时候,D.W.就在旁边小声叙述自己的悲惨遭遇,希望电话那边能听到一些蛛丝马迹。
据八宝山府邸逃跑出来的小时工透露,她在打扫垃圾桶的时候发现了一些碎纸片。在复原拼合后我们辨认出的确是D.W.的字迹,因为医生的字是没有几个人能看懂的!这些字原来是一首诗:酷刑不要紧,只要主义深。杀了我D.W.,还有霍大爷!“本人(热泪盈眶中)现在起立,向西三鞠躬。
本人在八宝山府邸辞退的保安处了解到,今天早上,八宝山小霸王C.W的窗前座着一个酷似郑中基的男子,在绣红旗。
今日晚些时候,此人开始对着朝向西北方的窗户高唱爱国主义歌曲《忘妻归》,表情露出幸福的微笑。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疑似种郑中基的男子开始在朝向东侧的窗户边高唱反动歌曲《coco的故事》,表情及其痛苦。

3.海外报道
在昨日的《青楼生活内幕纪事》播出后,收到了国际友人Nicole的亲切问候。霍大爷不胜荣幸。
对于Nicole的Docter Wang `s Wife身份,我们作为首都媒体,向你保证,我们一定保护好D.W.,放心吧D.W.W.N。
此事我已迅速召集岔协大催韩大柱同志进行磋商,韩大柱同志立即将《人民小报塔利班版》的镇社之宝,邓爷爷的题词偷回了家。因为它充分表明我们岔协对国际友人的立场:
向海外朋友们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