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QUIRE12周年纪念刊,王锋的正式谢幕与远航,范跑跑的内省与残酷;刘若英与黄品源,公司撮合的好拍档,被浪费和被小视的《候鸟》;两年后重看风软新翻译版W&G,逗我笑到喷饭的S108,不是Megan Mullally,而是后来张牙舞爪的Debra Messing;如果用Robert Altman作为外水写作对象,无异于一次残忍的自杀未遂;在开心网里找到失散多年老友,却发现九成的朋友注释为“前同事”;在豆瓣里浏览不靠谱的新话题,在花名册里打发极无聊的八卦;Entourage什么时候变成温吞水,Mad Men什么时候又变成所谓达人的马后炮;二线过气偶像可以创造台湾票房过亿“国片”,阿扁家里人在狮城的存款,却可以抵它五部之功力;当这个城市也开始有露得清卖的时候,一切变得不那么好玩了;七天国庆是个恼人的苦差,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别人而过;假日不去想工作,偏偏却上心头,才下眉头也只是深锁如海;淘宝依赖症和淘宝厌倦症双重打击,分不出哪个比较重;如果有花吃了那女孩,有没有叶子灭了囧男孩?Brideshead Revisited让人变成英伦控,细算之下,草草月薪也只买得起Burberry的一根蓝标围巾;周五两小时速袭成都,为了一个有关痛痒的资格报名,却依然是怕了那个围城之殇;和准对象讨论本地楼盘,才发现吾爱高层伊爱四合院的尴尬;YOGA周末断食的善果,是可以15小时呆坐屏幕上,恶果是身体过于轻盈,头脑过于聪敏,又要想更多的事情。最有成就的感的事,喝完单位发的还有一周即到期的国产奶茶饮料。

周末速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