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早上被经理的一条短信惊醒。“我们出去玩”的指令一下达,大家就马上行动,舟舟,春春,春春男友,经理,我,整个外贸部的强大阵容倾巢而出。想起前晚春春苦口婆心地号召大家外出踏青完全无人响应,看来领导一开口,效果就是不一样.

一路上大家都有说有笑,包括平时在办公室一向以面部肌肉僵硬闻名的经理,整个在车上眉飞色舞到不行。很快到达琴溪香谷,下车第一件事就是拍照,无论我怎样睁大双眼,相片上看起来却总是眯成一条线,郁闷。景区的大门口就是一潭碧绿的湖水,有水的地方总是很有灵气。在湖边吃了午饭,我们开始上山。一路风和日丽,平平无奇,前方出现一个山洞,洞口看起来粉正点,让我们忍不住进去一探究竟。不料里面越走越窄,到最后变成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过的狭长洞穴,我们排队弓着身子往上爬,越爬越黑,想退回去吧,爬了那么多已骑虎难下了,只好继续向上爬。终于前面出现一道光线,洞口豁然开朗,原来我们不知不觉已爬到了山顶,真是诡异的旅程。

从山顶向另一座更高的山出发,这时在山脚喝的酒开始奏效,大家于是疯狂寻觅公厕。之后来到个叫作“黄金满坡”的地方,只见一片长得很锉的小树苗,听别人的导游介绍,这些树,开出的花可用来
XXXX,树干又可用来XXXX,总之浑身是宝,所以称为黄金树,所以这里叫黄金满坡。我心想,导游的扯蛋功力果然一流。

之后就是一段疯狂的大暴走,中间休息二三次,大家谈大学,谈生活,谈一切平时在办公室很少谈的东西,算是拉近彼此距离。突然发现身边的这些平时公式化的面孔,一下子鲜活了起来。
 

走出景区,我们还顺道看了看到当地的村庄,春春看到一只鸭子都激动地掏出相机狂拍不止,在钢筋水泥中机械生活了太久,我们的确都太向往大自然了。

回去的路上,大家都在车里沉沉地睡去。夕阳斜照,前方的路并不平坦,但我相信,短暂的休整之后,大家都会一直神采弈弈地走下去。细细回想,“黄金满坡”的黄金树,的确开出了美丽的花,而有些奇迹,也的确并不只是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