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日,清晨。
那是太阳还是月亮,挂在天上,异常的美,像另一个星球上的画面。我朝它匆匆瞥了一眼。
一个人背着包,抱着装满书与CD的箱子,十步一小停,十一步一大停,蹒跚地走向北京西站的候车大厅。在九号室等待的光景——不是等待上车,而是等待旅行,她说她来送我——什么感觉都没有,没有伤感,没有留恋,没有思乡,没有兴奋,只是觉得手臂酸疼无力。
旅行来了,我们一边说些什么一边等待剪票,又是走走停停。当来到8号车厢的面前,手臂感觉已不属于我了,我无法控制。
真他妈弱,我想。
她说要帮我抱箱子,我很不好意思,可还是给她了,因为实在没力气。上车,一切安顿妥当,面对面坐下,脑子却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啥。
尴尬,我想。

火车要开了,她下了车,隔着车窗与我挥手道别,我也挥手道别。
与她挥手道别,就像是在与北京挥手道别,我想。

火车驶出西站时,我已经记不得当时的心情。她临走前送我的一袋北京小吃,我吃掉了一半,于是安心的睡了……

加上今晚,我缺席了三期小莫的北京不眠夜,预计还将缺席更多。
一旦养成的习惯却无法继续,很是无奈。
谢天笑的《我不爱你》真好听,后悔没买,现在已经买不到了。
真实的音乐在我的家乡还真是荒芜啊!
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写于2006年11月某日记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