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慢慢恢复些颜色了。生者生活要继续,灾后重建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惟愿罹难者安息。

       出差回来第二天,就是灾难发生日。很难过,心口沉重似压了块巨石,最初的几天,几乎全部的时间都用来关注各种相关信息,上班时间也都开着电视,处理完事情就浏览网页,领导也不在这些事情上挑毛病,任由我们去。当然,这一方面的宽容放任也不能掩盖俺出差回来半个月当了一个月数量的班的事实;也所以,无心亦无力上来组织文字,被问及是否最近很颓,俺觉得还好,机械化的日子而已,对方回:已经够颓了。

       以至于俺到现在还在思量,颓究竟是个啥概念,到啥程度就是够颓了。其实我情绪始终很稳定。网上和电视里看了大量的信息,巨灾当前很沉痛很难过,很多场景也很感动,许多次心痛动容,但都只是湿了眼眶,我始终没有掉一滴泪,至今。我觉得再如何感同身受,我也体验不了灾难来临时顷刻倾城灭顶那数秒内的身体和心理感受,以及幸存者自救与等待救援的残酷际遇和漫长煎熬;大概于我,文字无力,眼泪无益。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冷静那么久,那么想做些什么的时候,还可以清醒权衡哪些应该做,哪些不合适做,说动了一些人,也阻止了一些人。却原来,个体是那么渺小,每个人全部能做的,真的很有限;然而,勿以善小而不为,跬步至千里,小流成江海,驽马十驾,功在不舍。

       前些日子不少朋友QQ、泡泡和短信发给我企业捐款数额,号召支持一批,风沙一批。俺似乎也没有多么强烈的情绪,真老了唉,难怪眼泪都流不出来了。网络时代信息量大且迅速,然而正因为传播速度快,而当下媒体记者为追求噱头和卖点,或不求核实或刻意导向,那点可怜的责任感实在令人喟叹,再加上网络枪手打手的存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形常有发生,以至于俺现在看到啥煽动性强一点的文字脑里先自动自发打上几个问号。确定真不作为的该砸,没有行动的砸出行动来,动作慢点的砸出速度来,能砸出正面效应砸也是好事;有所为的也是应该,莫怪俺心理阴暗小人一回,有的企业广告预算大概不止捐出的数目吧,这广告形象多正面,还能免税,当然肯拿来捐也是好事,但至于买不买产品还得看消费需要和产品质量,哪能平白无故盲目消费做了棋子;话说回来,这全民关注度最高的时候,真有不作为和唱反调的企业,那不是一般的脑残了,数不出十个手指头吧,所以还是核实核实清楚信息采集对称了哈。况且灾后重建是长期的事情,这风口浪尖上做的事情能说明一部分问题,但说明不了全部问题;所以,所有作为的不作为的,统统加上五年十年甚至更长的观察期,以观后效吧。

       说到捐赠,俺还想再补一句,其实更应该重点关注的,是捐赠物资尤其是款项的流向去向,而不应仅仅是来向,相比物资的流向和用度,来向真的一点不重要;这很大程度上和媒体的倾向性和导向性有关。喊句口号哈,愿中国的慈善越做越完善。

        太久不上来,笔头艰涩啊。好好工作,努力挣钱,自己越强大可支配控制的范围越大,想做又能做的事情才越多哈。